棺板上画的是什么人?
三位专家,三种观点——吐谷浑?吐蕃?苏毗?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03期

标签: 德令哈市   陵墓   历史地理   

2002年8月,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郭里木乡的巴音河畔,考古工作者对两座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出土棺木三具,棺木四面均有精美的彩绘。画面惊世骇俗,内容丰富多彩。但是,棺板上究竟画的是什么人?为此,我们邀请了三位文物、美术史、考古研究领域里的著名学者就棺板上所绘内容发表各自的看法。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回答竟迥然不同。

青海省政协的文物学者程起骏先生对吐谷浑文物的研究有三十多年了,他从棺板画里的人物服饰及狩猎、行商、野合、祭祀等推断:棺板上画的是吐谷浑人的生活场景。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中国古代美术史研究的罗世平先生与他的观点截然不同。他从棺板上的人物赭面、拜见礼、驰猎射牛、宴饮等来进行文献对读后认为:棺板画描绘的应是吐蕃人的社会生活。既不赞同吐谷浑说,也不认为是吐蕃说的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的教授林梅村先生,他曾于1999年率领北京大学考古队到青海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对青海考古有深入研究。他通过对棺板画中的神树及男女交合图的解读,得出这是苏毗人的风俗,而棺板画所属的墓主人是吐蕃大论禄东赞之子噶尔钦陵的结论。

一头负载丝绸锦缎等货物的骆驼正在行进,骆驼之前有四位骑士,呈警戒扇形行进,骆驼之后还紧随一位。这几位骑手鞍鞯鲜丽,身着有饰边的长袍,腰系宽带,持箭筒,像是肩负着一个共同的责任,就是保卫商队的安全。
帐篷内一男士头戴螺形高帽,神态持重,威而不露,正与一位穿戴华贵、气质淑雅的女子亲切对酌。他们是什么人,学者们看法不一:有些学者认为是吐谷浑的王和王妃,也有学者认为是吐蕃的赞普和赞蒙,还有学者认为图中女子是一位苏毗王妃。
青年男女正在交合,旁边跪坐着一位面含神秘微笑、锦裤褪至胯下、手握勃起男根的人。这是郭里木棺板画中最具争议的画面,有学者认为手执男根的人是一位萨满巫师,手执自己的男根作法,以祈此对年轻人婚姻幸福,早生贵子。还有学者认为这是吐蕃藏传佛教密宗的修行,而手执生殖器的男子是一位能够施展神秘法术的上师,在给两人导引。也有学者认为,这是苏毗人一妻多夫风俗的见证。正在合欢的女子是苏毗王妃,而正在与她合欢的男子以及手执生殖器在等待的男子,则是他的“侍男”。
四位衣着有别,发式不同的妇女,站成一排,参加祭祀活动。其中一女端着盘子,上置三只酒杯,另一女正在斟酒。这个细节同样具有争议,有些学者认为这是吐谷浑人用三只酒杯敬祭天地,和今日土族的酒俗有相似之处。另有些学者认为这是吐蕃人的酒宴生活,侍女手持的是萨珊银酒杯。
郭里木两座古墓中出土的三具棺木有前后档板六块,档板上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金乌玉兔、花鸟。侧板多块,所绘内容多样。而其中的一具棺木侧板上绘有大场面多人物的狩猎、行商、宴乐、迎宾、祭祀、野合等图,六组画面各自独立,又相互紧密相连。

扑朔迷离的棺板彩画

郭里木棺板彩画临摹手记

撰文/柳春诚

2002年8月,郭里木出土了三具彩绘木棺,棺板上所绘的宏大的场面和非凡的气势让人惊艳。一个沉睡地下的千古之谜摆在文物工作者的眼前。由于棺板彩画出土后接触紫外线和空气,画面颜色会在很短时间内发生改变,必须尽快临摹。我于2002年9月至2003年1月,在青海文物考古所德令哈工作站进行临摹工作。临摹下来以避免出自青海的“清明上河图”向世人神秘一笑之后又悄然蒸发。

责任编辑 / 易水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