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壁公路
太行绝壁上的 天路传奇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05期 作者: 郑泰森 葛天 

标签: 陵川县   交通地理   

南太行里的大峡谷最深处动辄几十米到上百米,两侧的绝壁笔直如削,巨大的岩体随着峡谷延伸,有时长达数十公里,看起来像是一面巨墙,所以在这个区域根本无法修建盘山公路。后来太行山人利用打洞凿隧的方法,愣是在绝壁之上掏出了一条条可以通连的山路,因为地处山梁险境,它们本身就构成了一种让人震撼的美景。锡崖沟隧道看起来是两层,其实是因为山体太高,隧洞逐渐上升,到了前面复又绕道而去。摄影/秦红宇
在这个海拔接近2000米的区域里,群峰连绵、千壑交错,站在高处俯瞰,则怪石嶙峋,峭壁跌宕,远眺又是奇峰叠影,山影葱茏,一条蜿蜒在绝壁之上的公路,因为有了云雾和流泉的呼应,增添了许多绮丽的意味。除了棱角分明的峰峦给人如梦如幻又气势磅礴的感觉外,那些萦绕其间的洁白和翠绿,似乎也给沟壑峡谷和眼前的挂壁公路包裹上了一层轻纱薄绡似的外衣,看起来分外迷人。摄影/李英杰

临近傍晚,我们的面包车才进入河南辉县的万仙山,过沙窑乡不远,路在脚下分成了两条,一条通往南坪,另一条盘旋而上,直抵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被绝壁托举在山顶之上的小山村郭亮。

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郭亮,看起来并不是太明智的,通往崖顶的山路坡度很大,除了一小段水泥路之外,其余路段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块铺就的,车走起来十分颠簸,而且车头车尾倾斜得厉害,像是飞机起飞时的感觉,人会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山下的点点灯火,走了约十分钟,灯火倏忽不见了,眼前出现一个幽深的隧洞,右侧是坚实的山体,左侧出现了一个挨着一个的窗口,这就是被外界称作“郭亮洞”的挂壁公路,也是太行山最早开通的一条连接山外的乡村公路,它跟南太行山中的其他六条开凿在绝壁之上的公路一起,成为继太行八陉之后的太行“新七路”。这些挂壁公路都是从悬崖绝壁上开凿出来的,所以也有人称之为绝壁公路。

高山阻隔、险峰对峙,给南太行的许多村庄带来了贫困、艰难等诸多不便,挂壁公路和隧洞的开凿,打通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络之路,使天堑变成了通途。不过生活在外界的人们,往往很难想象,那些开凿隧洞的山民,是如何在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里,用钢钎和铁锤在壁立千仞的悬崖峭壁上创造出这样的奇迹的。
挂壁公路是南太行特有的景观,它的范围集中在豫西北及晋东南。太行山北高南低,山势东陡西缓,西翼连接山西高原,东侧的许多地段形成海拔近1000多米的断层岩壁,而挂壁公路正是修建在从河南上升到山西高原的断层峭壁上。

古陉道是太行山最早的挂壁公路

太行山起源于十几亿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和燕山造山运动,山脊海拔多在1500米—2000米之间,最高峰达2800米以上。由于印度板块向欧亚板块猛烈地碰撞和挤压,山体剧烈向上抬升,河流急剧下切,形成了陡峭的山崖和纵深的峡谷。聂作平先生曾经在《太行山把最美的一段留给了河南》一文中写道:“南太行里的大峡谷与平常人们见到的峡谷不同,深度、长度和宽度都让人吃惊,这里的峡谷最深处动辄几十米到上百米,倘若从谷顶算起,到谷底的高差近千余米。峡谷有宽有窄,最宽处达到四五百米,窄的地方只有一两米,峡谷沿着笔直如削的绝壁蜿蜒曲折,长达数十公里。加上岩体发红,色彩鲜亮,看起来像是横亘天际的巨墙,雄奇壮观”但是对于山区民众的出行而言,这些绝壁是最大的险阻。

在遥远的亘古,一些为了活下来的先民,陆续沿着水口进入了与世隔绝的太行深处。这些水口是由众多河流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之中流经时形成的,太行山地区因为有众多的河流发源或流经,所以形成了诸多水口,而小的水口往往是“陉”经过之处。“陉”的本意为山脉中断的地方,太行先民在峡谷道路被山崖阻断的地方,沿崖壁开凿出上下垂直的拐形石道,从谷底直达山脊,使道路得以延伸。太行先民付出许多生命的代价创造的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从而被引申为“陉”,并成为太行山路的专用名词。它们像游丝般连接起山民称之为“绝上”的家园与大山外面的世界。

责任编辑 / 王杰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