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铁锹引发的发现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9年第10期 作者: 杨镰 

标签: 若羌县   地质地理   遗址   历史地理   考古地理   

1901年3月初,斯文.赫定发现楼兰遗址
意义 楼兰的发现揭开了西域探险史的序幕
出处 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十人提案/中山大学五人提案/兰州大学七人提案
雅丹荒原上,一座人工建筑突兀地耸立在干涸的河岸,那就是以后被誉为“楼兰城徽”的佛塔。干河走向没有完全受地形约束,因为它是一道运河,两岸分布着建筑遗址、为城市供水的池沼(“涝坝”)、依稀可见的古道。摄影/李翔

1901年初春,一支驼队从新疆、甘肃、青海交界处的安南坝启程,一路西行,走向罗布荒原北部无人定居、未经勘测的绝域,驼队的主人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3月3日,头驼停在一个巨大的土堆前。下了骆驼,赫定为眼前所见震惊了:早已无人居住的开阔的遗址展现在面前,房舍院落依一道运河分布,寂静无声,胡杨、红柳、芦苇编就的院门虚掩着,仿佛在迎候远道而来的贵客,整个遗址却阒无人迹。从此,曾占据了《史记》、《汉书》重要篇幅,然而已经从中国正史卷帙消失了15个世纪之久的楼兰,又回到现实之中。

罗布泊位置之争导致了楼兰古城的发现

关于发现楼兰古城,和罗布泊有着直接的关系。20世纪前期,关于中国的英文词汇,引用率颇高的有“L0U-LAN”(楼兰)与“LOP-NOR”(罗布淖尔)。人们往往以为,是因为楼兰古城的发现,才使得当时的罗布泊名扬世界。实际上,它们确实相关联,但因果正好相反,是因为先有罗布泊的位置之争,才导致了楼兰古城的发现。

而引发这场跨学科、跨国界、跨世纪的关于“罗布泊位置”学术论争的,是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1876年至1877年间,他在新疆罗布泊停留了两个年头。本意是调查当地的土著——罗布人,同时寻找野生动物与河湖水域的关系。但是,回到欧洲后,在探险记与学术报告中普尔热瓦尔斯基指出,他考察了著名的“中亚地中海”罗布泊,然而他亲自抵达的罗布泊,是淡水湖沼,平均水深不足半米,而且,位置远在中国官方地图(《大清一统舆图》,同治二年(1863)由湖北巡抚主持刊行于武昌)上那个“罗布泊”以南,纬度有1度之差,直线距离100多英里。

责任编辑 / 易水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