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干旱中成长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第10期 作者: 王辰 

标签: 地质地理   气候地理   土壤地理   生物地理   林地   

无论洛阳的牡丹,还是大理的山茶,放之荒漠,定然香消玉陨,因为它们并未在长年抵御风沙和干旱的磨砺中,进化修习出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荒漠植物,是整个地球上最耐干旱的植物类群,至于这些植物究竟如何来到荒漠,是曾经沧海如今戈壁的转变,还是被其他地方的强势种类排挤到此?似乎二者兼而有之。我们可以把荒漠植物看作挑战严酷环境的先锋,或者坚守阵地的勇士,要在干旱的环境中世代繁衍,它们必须演化出一套应对策略。
为了保存水分,应对干旱的威胁,很多荒漠植物的叶片特化为革质、蜡质。相比于湿润地区,旱生植物的叶面积通常要小很多,其中一些种类的叶片边缘甚至特化为刺状。摄影/moodboard/c

如果植物有口能言,相信它们之中的大多数并不情愿在荒漠定居。然而无论森林、草地乃至城市的边角之间,都已被各样绿色植物所挤占。与其在水草肥美之地与同类苦苦争夺资源,不若换个生活方式,在条件艰苦的干旱区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

灌木:惜水如金

灌木与半灌木是荒漠中的主导,它们与所有荒漠植物一样,面临一个最为艰巨的课题:如何取水,如何保水。无论是知名的荒漠代表梭梭、霸王、柽柳,还是我们不甚熟知的白刺、沙拐枣、琵琶柴,它们对于水分的态度都是开源节流,如同勤俭持家一般,绝不轻易浪费。

面对白刺、骆驼刺等植物无处不在的利刺,很多食草动物避而远之,但这些却是骆驼的最爱。为了适应这些无从下口的食物,骆驼的口腔中特化出纤维状的结和厚厚的角质细胞以防刺伤。摄影/陈桂琛

根是植物吸收水分的器官,因而荒漠植物总会在根上多下本钱:地上植株矮小萎缩,但地下根系却纷繁庞杂,从种子萌发伊始,并不急于舒展枝杈,而是先把地下根系的网络搭建完工。苹果树的根系长度是地上株高的五至七倍,而荒漠植物的根,无论是深度还是延展的范围,常常是地上部分的十倍、数十倍。生于沙质土地,不同于寻常环境,植物的根系往往更加注重水平伸展,这些侧根宛如沙地之下的触手,四下伸展,形成网络,随时待命,准备以最大程度截获落于沙土表面的雨水。据实测,一株冠幅2米的沙柳,地下伸展的根系可达20米。

骆驼刺。骆驼刺在荒漠中是常见种类,叶片革质、枝刺参差的形态,均有助于保存水分。它们根系的深入能力也极其强劲,消极保水的同时,也可积极寻找新的水源。摄影/刘冰

与之相比,沙葱的根系或许并不庞大出众。这是一种牧民所喜爱的植物,它既是优良的牧草,也可以直接作为味道浓郁的调味蔬菜。但是,很少有人拔出沙葱,去仔细观察它们的根——沙葱的根具有纤维鞘,以避免根尖被热气熏蒸,或被流沙擦伤。油蒿和沙芦草也选择了同样的保护措施,前者以木质鞘作为抵御,后者则以分泌物聚集纤细沙粒,就地取材,保护自己。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