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马背上的力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5年第04期 作者: 黑子 

标签: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马进入人类社会已有5000年,而正是这5000年,人类获得了最辉煌、最伟大的发展。

公元7世纪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另一个是英伦三岛上建立了圆桌骑士制度的亚瑟王。伊斯兰教最初是一个为穷人开创的宗教,之后,他们打着新月旗、举着弯刀、骑着阿拉伯马,甚至在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的塔拉斯河战役打败唐朝军队,他们负载着为政教合一的集权理想圣战着。而亚瑟王所建立的圆桌骑士制度,却把古希腊的民主思想化为模式,开了民主政体的先河,有了后来的三权分立,现在西方的民主模式。这二人都是马背上的。马背就像是分水岭一样,分担着独裁和民主,这面是独裁帝国专制,那面是民主、平等、博爱。一个马背形成两个阴阳面。鞍马文化播种的是野蛮的种子,收获的却是文明的硕果,其实人类就是在文明和野蛮相互碰撞中发展起来的。

到19世纪末,随着火炮蒸汽机的出现,马作为社会主要角色的时代结束了。现在除了象征意义上的作用,大部转向了另一个广阔空间——体育产业。1780年德比十二世把贵族间一对一的比赛变成了一群马在跑,一堆平民在投注,这就是博彩。今天的体育博彩就是从赛马开始的,而在中国3千年前就已有了, 2千5百年前的田忌赛马就是个例证,古时的孙阳在赌马时相马出了名。没有马就没有今天的很多体育概念,比如说我们的药检就是从赛马开始的,检验马是否服用了镇静剂,因为这关系到赌博,关系到巨大的税收。后来才有了对人的兴奋剂检验;而且很多体育竞赛规则是缘于赛马,著名的F1大赛就是把马变成了车。而且在体育比赛中只有马术是人与动物相结合的运动,并且是男女同场竞技,一个大写的人的运动。

我曾问一个英国朋友,你们的法律不允许赌博,为什么可以赌马。要知道,英国赛马业维系了整个贵族的体系。他平淡地讲:“那是我们的国家精神,那不是赌马。”我苦思良久……中华民族过去的故事太多了,但答案空泛。中华民族可以把与马有关的一切竞技统称为赛马,以龙马精神作为民族的第一精神而游移于人神之间,但我们缺一个中世纪与工业社会转型的磨合期。当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把大陆惟一可称为赛马工业的上海跑马厅改为人民广场,马厩改为人民医院,铲除了帝国主义的遗迹。1959年,马术从国家体委的竞项中删除。

责任编辑 / 朱彤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