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被遗忘的光荣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5年第04期 作者: 王冀豫 岳高峰 

标签: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马者,贵兽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对马的认知却惊人的一致。大约5000年前,人类文明的地平线上,马开始步入人类社会的殿堂,一如光照大地的太阳,唤醒了人类的勃勃生机,文明便以无比豪迈的磅礴气势发展。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浏览历史,那文明于长风破浪的涌进中,总伴随着骏马的掠影。古希腊人认为:马是海神波赛东的影子,是神送给人间的礼物。中国人认为:马为龙的五世孙。

人类早期对速度的向往,终于在大约五千年前,得到了上苍恩赐的载体——马,于是人类开始了奔腾浩瀚的文明进程。

马最早是人类猎取的食物,由于其机警、敏锐、速度和忠诚,渐渐被用于农耕、交通,特别是军事。甚至于到了近现代马都是极其重要的“军备”,“马为活兵器,并为军之原动力,故古来称武事者曰兵马,总揽其事者曰司马。可知马之为用重且大矣……”一位前国民党军官这样评说马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甘肃的山丹军马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培育良骥骏马的天然牧场。据《资治通鉴·汉纪十一》载:“(元狩二年)霍去病为骠骑将军,过焉支山千余里。”驱逐匈奴后,即在汉阳大草滩(即山丹马场)开始大量屯兵养马,这是中国官方设营养马的开始。从此,河西走廊就成为历代皇家养马的基地之一。1949年毛泽东曾电令“要完整无缺地将大马营(山丹)军马场接收下来”,接管山丹军牧场时,有马9763匹。

马车的出现改变了人类的许多活动方式。这是西安一博物馆内展出的秦代马俑。传统上,中国人将马按古尺划类,6尺为马,7尺为来,8尺为龙。现代西方将马分为热血、温血、冷血三大类。在殷代还用马作祭品,后由于对马的热爱,不再采取活马陪葬,而改为马俑。摄影/张春明

在田壮壮导演的纪录片《中国最后的马帮》里,中国西藏与云南交界的高山峡谷中,有一个被称为“死亡之谷”的独龙江峡谷。这里与外界每年有半年的时间被大雪隔绝。官方为了救助一个只有几千人、在峡谷里顽强生存的独龙族,几十年来一直靠一支国家马帮运输粮食和生活资料。这是一部正在消失的历史真实记录。虽然路还是叫“马路”,火车轨还是一驾马车的宽度,但马却和交通运输悄悄地“告别”了。

显然今天,人类已经告别了马在人类文明中占据重要角色的时代,马在人类进程中的辉煌已经不再。这种曾经是对人类做出最大献身的动物已经淡出了人类的视角,它们现在更多地是在娱乐和竞赛场所才被人们注意到。

责任编辑 / 朱彤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