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井盐开采
祖先的智慧和深度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04期 作者: 李小波 

标签: 自贡市   工业地理   文化地理   工业基地   历史地理   考古地理   

四川盆地的富饶除了天府之国发达的农耕,还有随处可以利用的井盐资源。古代川人发明了卓筒井抽取深达千米的盐井中的盐资源,这种方法至今仍在使用。四川井盐的开采和利用,凝聚了祖先们的聪明才智。
西藏芒康县的盐井乡盛产食盐,澜沧江边上的纳西族妇女将盐卤倒在房顶上,利用阳光和澜沧江的风能让盐卤水挥发结晶,房顶挨着房顶,在落日下形成壮丽的房顶盐田的奇观。

2005年我到云南省进行田野考察,经过滇中盐区的禄丰县时,与同行专家笑谈:禄丰县和四川自贡市都是盐产区与恐龙化石群并存,难道中生代的恐龙也会因盐而聚?禄丰县附近的元谋猿人作为中国最早的原始人,其存在是否与这里是盐的产区有关?虽然是笑谈,但这是令所有研究者都无法回避的问题,盐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人类究竟何时开始利用食盐?

要准确回答这个问题,的确颇有难度。第一,关于上古时期的盐业记载,多为传说性质,难以考证,比如,黄帝派夙沙氏煮盐,巴人起源与逐盐而居,羌人盐运与迁徙等;第二,海盐、池盐或者天然盐泉的自然利用,无法得知利用的准确时间,就像动物的本能,原始人也可以利用自然结晶的盐或者盐泉直接食用;第三,只根据史料,无法断定食盐利用的上限,因为在史料记载以前,盐业开发肯定早已进行。有关井盐开采的最早记载是《华阳国志·蜀志》:“秦孝文王以李冰为蜀守,……识察水脉,穿广都(今成都市双流县)盐井”,可见史料记载的井盐开发最早只能确定在战国末期,显然不合常理。要回答井盐开采的历史问题,首先得从地质谈起。

古代川人用竹子为原料的“钻杆”,系上铁制圜刃,手持向下撞击,一点一点穿入土石之中,直到盐卤涌出。井越来越深,后来就发明了这种天车,钻杆更长,利用绞车等工具来提升钻杆,可深达地下几百米甚至上千米。图为盐场辊工在维护天车。摄影/余铭源

井盐地质:深入浅出的基础

恐龙与盐的关系虽然只是闲聊的话题,但四川成盐的主要地质时期却与恐龙生活的年代相当。三叠纪时期,四川省和云南省、陕西省的部分地区,属古地中海的一部分,在干旱气候环境下,出现规模较大的咸化海域,称为上扬子蒸发海,其规模达50万平方公里,由于海水进退频繁,使得海底的膏盐沉积增多。四川盆地在中三叠纪,东部抬升使含膏盐沉积带从今天长江沿线的巫山—重庆—泸州一线逐步向川中、川西地区运动,形成盐的沉积区域。三叠纪末四川结束了海侵历史,东部转为内陆湖盆环境,湖盆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几乎占据今四川盆地全境,东部内陆湖盆被地质学家陈丕基先生命名为“巴蜀湖”。到了侏罗纪时期,巴蜀湖面积逐渐缩小为原来的十分之一,称为蜀湖,随着紫色砂岩的厚度沉积,相应沉积了含盐卤物质,在盆地南部的今重庆市綦江县以西,四川省合江县、泸州市、自贡市以南形成了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的巴湖,巴湖在干旱气候强烈蒸发作用下,出现含盐沉积,积聚于侏罗纪岩层中。到白垩纪,蜀湖沉降中心在今雅安市—峨眉山市一带。

盐矿形成与四川盆地沉积环境密切相关,一是海洋中盐类物质在干燥气候条件下,蒸发结晶;二是古构造凹陷盆地范围大,地形沉降幅度大,封闭性好,沉积稳定,咸化时间长。

责任编辑 / 刘乾坤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