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沟
气蒸“米粮仓”,血浴“红河谷”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11期 作者: 赵春江 

标签: 江孜县   亚东县   气候地理   文化地理   峡谷   历史地理   

西南边陲的亚东是茶马古道的终点站之一。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从亚东沟进入藏南,并一直延伸到江孜县境,暖湿气流加上年楚河一带高山上的冰川融水灌溉,将这一带的河谷变成了丰饶的“米粮仓”。从亚东到江孜,还形成了一条生态地理带,就是古代所称的“红河谷”,后来成为一部电影的片名。肥美的草地和农田、宁静的小镇和寺院、惨烈的抗英血战,自然的美丽和历史的雄浑在这里交织,触动着每一个远道而来的人
峭壁之上有古堡。江孜是后藏一块富庶的沃土,早在吐蕃王朝时期就是王公贵族们的封地,各路兵家对后藏的争夺无一不是垂涎它的富饶。江孜向北直通日喀则,向东可进拉萨、山南,向西连接岗巴、定结、定日,向南则横穿喜马拉雅山脉直达边境口岸亚东,当年荣赫鹏等便是取道江孜攻入了拉萨。100多年过去后,我们依旧可以看到英军炮弹在外墙上留下的弹孔。满目疮痍的宗山堡好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随时向接近他的人讲述“红河谷”中的往事。拍摄时间:2009年9月。拍摄地点:江孜宗山堡。海拔高度:4200米。摄影/老鱼

肥美——暖湿气流经亚东沟一路北上,造就了西藏最大的米粮仓

亚东县的轮廓就像一根楔子从喜马拉雅山南坡钻出,斜插在中国、印度、不丹的交界处。亚东沟切出的裂缝一路北上,将南来的印度洋暖湿气流引入。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的五条沟中,印度洋暖湿气流在这里行走得最遥远。年楚河两岸之所以成为西藏最大的米粮仓,要感谢亚东沟这条狭长的气流通道。

越过亚东河的分水岭后,亚东沟来到了帕里——亚东县东部的一个行政镇。帕里尽管背靠海拔7000余米的卓木拉日雪山,但这里却是一块海拔4000多米的南北狭长地带,为印度洋暖湿气流继续北进打造了一条安全走廊。帕里镇南部的这片开阔区域海拔都在4000多米以上,基本不长庄稼,却成为了优良的高山湿地和草场,山坡基本上被绿色所覆盖。暖湿气流来到这里的时候,的确遇到了一些瓶颈,但并没有遇到过多阻碍。

亚东沟范围示意图。亚东沟这是一条南北狭长的河谷,并且跨越了喜马拉雅山脉。海拔高度为2400米至4300米(注:有人常年居住,从事生产活动的范围)。其南端在亚东县下亚东乡南方的乃堆拉山口和亚东河出境处的中印边境线上;对于它的北端,学术界一般认为:亚东沟到了帕里镇就停止了。但是,如果从更广义的生态范围上来说,亚东沟一直“走”到了江孜县的年楚河谷地。从这一点上说,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五条沟中,亚东沟是印度洋暖湿气流走得最远的一条。

亚东沟越过帕里镇和卓木拉日雪山后邂逅了多庆错。这种情形就好比人刚刚翻过一座大山,正在口干舌燥之际,突然遇到了水源。于是,多庆错扮演的角色是暖湿气流加油站。多庆错周围水草丰泽,为日喀则地区最大的高山草原之一。自古以来,这里方圆一二百公里范围内是自由放牧的公共草场。每年春夏至初秋,这里便是牧民的天堂和各种优质马的自然展示会。

在多庆错补足了水分后,由于没有高山的阻挡,亚东沟携带着印度洋暖湿气流加快了北上的脚步。一路上又有美龙湖接应。到了康马县最南边与亚东县北部接壤的嘎拉乡,又出现了一个大湖——嘎拉错。从这里开始,海拔高度下降至4000米或以下,大片农田出现了。再往北即是冲巴雍错,即年楚河的源头。康马县境内还有江日曲与康如普曲,两河在康马县少岗乡汇合,在南尼乡境内注入年楚河,年楚河过江孜,继续前行100多公里后汇入雅鲁藏布江。一路上遇到的这些河流、湖泊,成了印度洋暖湿气流的接应者。生活在这一带的西藏农牧民每年4、5月就开始耕种了,主要农作物有青稞、油菜、豌豆;房前屋后和零星地块上还可以种土豆、白菜、萝卜等等。7月份,上一年种的冬小麦进入收割季节;9月是繁忙的秋收时节,全年的农作物和蔬菜进入丰收季。

责任编辑 / 马子雷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