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的眼睛看西藏
大地上流动谜一样的风情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6期 作者: 马丽华 

标签: 西藏   生物地理   高原   历史地理   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录   

乘飞机从空中看西藏会怎样?摄影师徐波通过镜头展现的大美作出了回答。作为中国西南高原最为神秘的景观带,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西藏,不仅拥有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等绵延不断的雪山冰川、星罗棋布的高原湖泊,还有峡谷、草原、山间农田,它们和雾霭一起,组成了西藏丰富多彩的景观类型。

沙洲
拍摄时间/2011年
拍摄地点/雅鲁藏布江
视点高度/400米—500米
这是流经拉萨南端的雅鲁藏布江,从海拔51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冰川流出的冰雪融水,在沿着东西向的断裂带发育的干流河谷一路奔在藏南高原的时候,很多地方都是气势奔腾,但是在这段宽阔河滩里流淌的江水,在拉近的镜头里却呈现出安静的一面。流水冲击着河滩,在河道里分割出许多大大小小的沙洲,并在沙洲周围留下一片一片节奏整齐的波纹,它们看起来像是绿、白、灰三色相杂的锦缎,在微风中随着流水荡漾出迷人的涟漪。
岩石
拍摄时间/2011年
拍摄地点/藏东的群山
视点高度/400米左右
相对于青藏高原南部海拔超过7000米的千山万仞而言,西藏东部的红色山地气势似乎都减弱了很多,但是同样峰峦叠嶂、陡峭巍峨。这些山峰都曾经遭受过强烈的流水侵蚀,岩面之上沟壑连绵,加上高原风经年累月的风化作用,褶皱明显的岩石之上留下了地质年代的清晰印记。
湖泊
拍摄时间/2010年
拍摄地点/青藏铁路那曲段
视点高度/400米
在青藏铁路的安多到那曲段,汇聚了错那、懂错等许多大大小小的高原湖,有些距离铁路线只有几十米。因为分布在藏北草原之内,这些湖大多是高原咸水湖。湖的形状并不规则,有的只是几汪碧蓝的水域浅浅地连缀在一起,有的却是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烟波浩渺的大湖。在一望无垠的草原和蓝天的映衬下,安静而美丽的湖面吸引了很多野生动物的栖息,比如野鸭、斑头雁、棕头鸥等。它们自在、悠闲地逗留于碧绿的湖泊之间,成为高原之上最优美的画卷。
雪峰
拍摄时间/2011年
拍摄地点/山南地区
视点高度/300米
这是位于冈底斯山脉东南侧的高山地区,由于气候严寒,形成长年不化的积雪,并逐年增厚,厚达数米以至数百米的积雪在本身的重压和其他一系列物理过程的作用下,经过自重密实和重复的融化、渗透、冻结作用,逐渐形成微蓝色且透明的冰川冰。

当青藏高原以耸立的姿态、完整的面貌呈现的时候,现代人的眼睛已经错过了地球史上洋陆重组、地体碰撞等等一系列重大事件;错过了青藏大地沧桑变迁、由平地而为高原的再造经历;错过了周而复始的冰期降临,以及冰期之间寒暖交替、原生动植物或灭绝或迁移或分化乃至特化的漫长过程。换言之,当我们可以尽情领略集天地之大美于一身的西藏的当下,造化已耗费了几亿年时光布设好了一应场景,只待人类坐拥安享——真正的天造地设啊!说美不胜收,说无与伦比,说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全都没错,不过现成词汇全都不足以表达,也是真的。谁来过见过谁知道,西藏之美多耐看哪,经得住从任何角度去欣赏去感受:你可以行走其上,仰望,环顾,兀自陶醉沉迷;可以登临高处,或者就在航班的机舱里凭窗远眺,极目千里;最高远处可资凭借的,是“天眼”——人造卫星所拍摄的高原影像,经高度概括的形态与色彩,纯属经验之外,至今我还记得20年前初见高原卫星照片时的惊奇。总之,不一样的层面给予你的,是全然不同难以相互取代的审美体验。这一次,《中国国家地理》又推出一个全新的视角:摄影师徐波乘坐直升机飞行了大半个西藏并进行俯拍,在寻常旅人不易到达的高度,为我们展现了别样经典:因角度和距离而陌生,陌生化带来新鲜感——这还是我们曾经熟悉的风景吗?面对这些美妙的航拍图片,连我这个“老西藏”也禁不住惊喜莫名,禁不住自问这是哪里,那是什么。

冰川峡谷瀑布是青藏高原丰富的宝藏

由复合地体和复合造山拼贴体组成的青藏高原,是在新元古代以来长期活动、多期造山及新生代最后隆升的基础上形成的。——许志琴、杨经绥等《造山的高原》

巨大山脉构成高原骨架,崇山峻岭肩冰被雪,阳刚和壮美的基调由此奠定。将近260万平方公里的青藏高原,从北往南,准东西走向,巨型山系列阵:昆仑山—阿尔金山—祁连山,构筑起高原北部边界;进入主体腹地,一列可可西里山—巴颜喀拉山,再一列唐古拉山,唐古拉山在行政地理上还是青海与西藏的界山;然后是绵延横亘在藏北高原南缘的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在自然地理方面,西藏的农区和牧区大致在此南北分野。

责任编辑 / 王杰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