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之外的采石遗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4期 作者: 徐春昕 

标签: 埃及   法国   摩尔多瓦   文化地理   遗址   历史地理   

埃及阿斯旺古采石场保留着原始的风貌,凝刻着历史的印记;意大利的天堂采石场,洞穴幽奥堪称奇迹;巴黎地下采石场的一部分被改造成公共墓穴,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另类采石遗迹;而摩尔多瓦共和国的米列什蒂米齐地下酒城,则让废弃的采石场焕发了新的活力。与中国的采石遗迹景观相比,世界范围内的采石遗迹景观更是种类多样、各有千秋,从中我们挑选了最为精彩的几处以飨读者。

在世界建筑史上,众多宏伟的建筑都有石材的身影:从希腊的帕特农神庙到印度的泰姬陵,从埃及的金字塔到法国的卢浮宫,无一不是以石材为基础的伟大创作,就连遍布欧美的大大小小的教堂,很多也是用粗大的石材建筑和装饰而成的。有证据表明,人类至少从数千年前便为了建筑的需要,从巨大的岩石上开凿石材,即使是今天,如果你有兴趣到北京的高端建材市场去逛逛,仍然能轻易地看到来自意大利的大理石等装饰用石材。工业革命更是将大量的矿石从地下开采出来,将它们变成煤炭变成钢铁,用来推动火车、制造机床……

阿斯旺古埃及采石场出产的石材在几乎全部古埃及遗址中都有用到
古埃及人是采石切割的大师,他们用巨大的石块修砌成宏伟的金字塔,成为古埃及文明最有影响力的象征之一(上)。在几乎全部的古埃及遗址中,都用到了出产自阿斯旺古埃及采石场的石材。这座废弃了千年的采石场一直保留着原始的风貌:在长约6公里的范围内,地面是巨大而坚硬的完整花岗岩,地表有人工切割出的沟槽,一些零散的巨大石块无规则地散落着,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一块倒卧在地面上的方尖碑(下)。

既然存在着大量古老的采石场,当然就会有许多的采石遗迹。不过,当有人问我,这些采石遗迹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我还是搜肠刮肚地想了好半天。现在,要是想要直观地看到采石遗迹,已经很不容易了。在工业革命的晚期,外国人就已经开始认真关注这个问题,并尝试对采石遗迹重新使用了。有些采石场恢复成了耕地、林地、牧业用地,有些则逐渐改造成为公园、游乐园、野生动物栖息地甚至展馆和雕塑园。从表面上,它们大多已经看不出采石场的形貌了。比如澳大利亚悉尼为2000年奥运会准备的奥林匹克公园,我曾专门到那里做过奥运相关采访,清晰地记得那里池塘相连,芦苇摇曳,绿草如织,大量的步行道蜿蜒水边,完全就是一个有运动主题的郊野公园的样子。十年之后,经《中国国家地理》的编辑点拨,才知道那公园的原址本是个采石场!

跨越了千年的时光,保持着“原貌”的采石场

世界上还有没有保持着原貌的采石场遗迹呢? 有,确实有。当采石场的遗存跨越了千年,它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文物,成为了对古人生活状态的生动记录。对这样的采石遗迹,原封不动地保护好供人参观,就是现代人对它最好的保护和利用。这样的采石遗迹中,最著名的要算埃及阿斯旺附近的采石场了。

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产自西西里岛
帕特农神庙是古埃及石质建筑的代表,它代表了古希腊建筑艺术的最高水平,从外貌看,它气宇非凡,光彩照人,细部加工也精细无比(上)。在古希腊人眼中,古火山众多的西西里岛所产的大理石质量最为上乘,修筑帕特农神庙的大理石就来自今天西西里岛东南部小镇锡拉库萨的狄俄尼索斯采石场。这是一个洞穴式的采石场,入口狭长形如人耳,整体规模相当庞大,长60米,高23米,宽5—11米(下)。

我们都知道古埃及人是开采切割石头的大师,伟大的金字塔就是用无数的巨石摞出来的。而埃及地处干旱少雨、地广人稀的沙漠地带,当年的采石工作就在地面上进行,旧的采石场被人们弃置不用后,采石工们就直接迁往新址,粗笨的石材不易运输,一些半成品或残品就留在了大漠深处。上千年的岁月中,不仅少有人去触摸,连动植物的侵袭都很少见。正是这种特殊的地理和气候特征使得我们今天能有幸看到其中一些遗迹。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