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花之路
花落花开路依旧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10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生物地理   花地   

杜鹃花在我国东部地区名不惊人,但在西部的横断山区和东喜马拉雅的高山峡谷中,杜鹃花却是千姿百态,大放异彩。早在100多年前,西方人就被这里的杜鹃花所吸引,涌流不断地奔向我国西南山区来猎取这些美丽的花朵。而今天,中国人的景观大道318国道正从这片世界上杜鹃花分布最密集的区域穿过。这条大道,可以说是一条杜鹃花之路。
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加埂地区,海拔 4000米左右的高山上密布着墨绿色的杜鹃花灌丛。进入花季,一座座的山峰、一片片的坡地,宛如杜鹃花的海洋。在大多数国人的脑海里,杜鹃花就是映山红,杜鹃花就是红色的。其实,杜鹃花是一个庞大、多样的类群,它包含了杜鹃花属的所有物种。相对于梅兰竹菊,那些分布在我国西南地区深山峡谷以及高山草甸的常绿杜鹃花类群,目前并不为国人所熟悉。摄影/孙有彬

8月上旬,各种杜鹃花都已过了花期,但是行进在川藏线上的我们,依然能感受和想象到满山遍野杜鹃花开时的动人景象。在贡嘎山的密林里,我看到大叶杜鹃的残花还缀在枝头,在康定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上,森林早就不见了踪影,但是杜鹃灌丛却长满了起伏的山坡,成了这里的主要植被。这是另一种杜鹃了。我们考察队中来自中科院植物所的植物学专家李渤生教授让我们注意杜鹃的分化和演变,森林里大叶型的杜鹃走出森林后,为了适应高海拔地区的寒冷和少雨,叶子变小,植株也矮曲化了。李教授告诉我们,覆盖山坡的杜鹃花灌丛,就属于小叶型的杜鹃花。

大部分小叶型杜鹃枝头的花都谢了,但是在一处岩石下有一丛杜鹃枝头还缀满了白色的花朵。这使我想起某一年的春天,我在林芝附近的色季拉山上看到的铺满山坡的小叶型杜鹃开的都是紫色的花朵。看来色季拉山的杜鹃与折多山上的杜鹃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了,尽管都是小叶型的杜鹃。

如果留心观察雅安至二郎山沿途的杜鹃花,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从低海拔往高海拔上行,杜鹃花先是高高在上,植株高过我们很多,随着高度的上升,植株慢慢变矮,我们的高度与杜鹃花相近,继而是我们的高度超过了杜鹃花,到了山顶的灌丛草甸,杜鹃花则成为矮曲的灌丛林。海拔 2000米左右的山坡上,阴暗针叶林的上方,杜鹃花群落呈灌丛状分布,其高度不足 1米。摄影/孙有彬
曾经很有名气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有一首歌,唱遍大江南北。其中有一句歌词“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歌声中的映山红指的便是一种最为常见的杜鹃花。映山红在我国分布很广:北起河南,南至福建、台湾、云南、贵州、四川,沿长江流域均有分布。它在中低山丘陵、溪谷山岩、林缘灌丛、阳坡林下等多种生境中都可以生长,开花时漫山遍野,红遍山川。映山红在我国栽培历史悠久,是我国人民最常见、印象最深刻的杜鹃花种类。摄影/欧阳萍

川藏线上杜鹃花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我查看了一下专业书,发现仅是以川藏线附近的地名命名的杜鹃就有十几种,如:宝兴杜鹃、贡嘎山杜鹃、康定杜鹃、折多杜鹃、丹巴杜鹃、道孚杜鹃、鲁浪杜鹃、林芝杜鹃

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植物标本馆四楼,我国从事杜鹃花研究的植物学家耿玉英领着我们看了这里的杜鹃花标本,她说这里有400多种我国的杜鹃标本。她打开标本柜的铁门,拉出了几个抽屉,我们清楚地看到在固定标本的白色纸板左上角,写着这份标本的采集地、采集时间以及采集人等信息,而右下角的鉴定签上则记录着标本的中文名和拉丁学名。翻阅标本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许多采集地就在川藏线上的丹巴、康定、理塘等地。在这些地方,植物学家曾经发现并发表了很多杜鹃花的新种,其中一些新种正是以模式标本的采集地点命名的,比如前面我们提到的贡嘎山杜鹃、林芝杜鹃等等。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