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
触摸到了草原的灵魂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10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锡林郭勒盟   草原   

在呼伦贝尔草原深处,我们开始被游牧文明的魅力触动,奔向锡林郭勒草原时,我们渴望触摸到草原文化的灵魂。我们尤其想知道,面对全球化的浪潮,游牧文明未来的出路何在?
我们在草原上寻找通往东乌珠穆沁旗的道路,一路遇到不少艰难曲折,却也得到了不期而遇的收获。山坡上,大片的贝加尔针茅在风中如波浪荡漾,那是我们一路上见到的最美的针茅。针茅可以说是内蒙古草甸草原上最具标志性的植物,而牧羊人却对它感情复杂。每年初夏,刚发芽的针茅可以让绵羊过足口舌之快,然而到了7、8月份,针茅长出长针一样的芒刺,长刺刺到羊的身上,令它们痛苦难耐不说,羊皮上还会被扎出一处处针眼——被针茅扎过的羊皮是不会卖出好价钱的。当芒刺纷纷脱落,秋季的针茅变得不再危险,它们将为羊群提供过冬前最后的盛宴。摄影/王彤

时间:8月7日

“穿越内蒙古高原”锡林郭勒段行程路线图
从新巴尔虎左旗至鄂尔多斯,这是我们最为曲折的一段行程。我们原定翻宝格达山,沿国境线至东乌珠穆沁旗,在被至少5人告诫不能翻宝格达山之后,我们听从了一位蒙古族摄影师的建议,改走小路、抄近道。不巧,正是在走小路的途中,我们遭遇陷车、迷路,也因此收获了很多意外的风景。但是要陪同我们考察内蒙古西部的专家已在鄂尔多斯等待我们,最后一天,我们日行1000公里,几乎是一路狂奔,才在夜里两点抵达这个“魔鬼城”。

从呼伦贝尔到锡林郭勒,谁把一匹锦缎撕成两半?

旁白:

今天我们原定从呼伦贝尔草原的新巴尔虎左旗前往锡林郭勒草原的东乌珠穆沁旗,二者之间并无山脉丘陵,直线距离不过200多公里,正常的话,驾车两小时就到了。但现在我们必须绕个大圈:往东折回大兴安岭,途经我们曾经去过的阿尔山市,再往西折回东乌珠穆沁旗,距离一下子变成400多公里。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国境线。在呼伦贝尔草原与锡林郭勒草原之间,隔着蒙古国的一大片草原。无论在成吉思汗的年代,还是清代,它们之间一直是一个连续统一的大草原,直到1962年与蒙古国划分国界,这片肥美的草原像是被咬走了,并且让国境线“凹”了进来,就像一个大楔子,深深扎进内蒙古的呼伦贝尔草原和锡林郭勒草原之间,好像一匹美丽的绿色锦缎,从中间被撕开了。是谁这样划分的国界呢?匪夷所思。害得我们的路线必须绕行。

责任编辑 / 黄菊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