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墓
陪葬奢华前所未见,价值重大震惊世界,墓主经历堪称离奇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03期 作者: 郭晶 萧易 

标签: 历史地理   考古地理   

2015年底,江西省南昌市一座西汉古墓的发掘,引爆了全国。这是我国迄今发现结构、布局最完整的列侯陵寝。随着考古发掘的逐步推进,一项项惊世纪录被披露出来:前所未有的巨量黄金——378块金饼堆积如山的钱币——200万枚五铢钱,最早的孔子画像——孔子风……到现在墓主身份终于被证实刘贺,他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帝、王、侯全当过的人,他先为王、再称帝、27天后又离奇被废,本次发掘能最终还原他的真实面貌么?




金饼
坐拥万金的海昏侯墓是西汉黄金时代的缩影
西汉是我国历史上名符其实的“黄金时代”,不只是说它国力空前强盛,在我国历史上也再没有一个朝代是如此的“金光灿灿”——在史书中记载,西汉将金子视为上币,除继续使用前朝柿形金饼、楚金版外,还仿铸金饼、金版,并新铸麟趾金和马蹄金,皇帝颁赏功臣,动辄赐金上万。据我国著名货币史学家和钱币学家彭信威先生统计,西汉赐金总额达89万余斤。海昏侯墓中出土的大量金饼,从一个侧面印证了这段史实。海昏侯墓中出土的金饼,有大有小,大的重量为250克。

马蹄金和麟趾金
协祥瑞而制的麟趾金和马蹄金其形也纤巧,其纹也精美
西汉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汉武帝以“西登陇首,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马蹄以协瑞焉”。下令制马蹄状金饼和麟趾状金饼以示祥瑞,即马蹄金和麟趾金。海昏侯墓中出土的马蹄金和麟趾金,器形完整,造型精美,而且周身还饰有精美纹路,有麦穗纹、水波纹等不同纹样。

玉器
在中国古代比黄金更受推崇的是美玉
学界公认,全世界有三个地方以玉器工艺闻名,即中国、中美洲(主要是墨西哥)和新西兰,其中以中国最为源远流长。在殷商晚期,中国的玉器制作已达到了成熟,到汉代玉器工艺仍继续有所发展,并未衰落。从材质上看,汉代玉器中,不仅有传统绿色或黄褐色的硬玉,乳白色的羊脂玉也大量出现,这是先秦时所罕见的情况。海昏侯墓中出土的这两件“铜镶玉”为装饰性玉器,是羊脂玉制品,其材质之晶莹、色泽之油润、造型之精巧,美得令人屏息。

琥珀
凝固万年时光终成传世珍宝
我国目前所知最早的琥珀制品,出土于四川广汉三星堆1号祭祀坑中,但就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来看,战国及之前琥珀制品多为零星发现,到汉代琥珀在文字记载中才开始较多出现,其使用多限于皇室、贵族,是使用者地位、财富和奢华生活的象征。在海昏侯墓主椁室东南面出土了一枚琥珀,大约有大拇指盖大小,两端钻孔,对齐贯串,可能是作为挂饰使用的。在灯光照射下,可以看到琥珀呈金红色,内有昆虫清晰可辨。

我亲眼见证了改变历史的时刻:开启的主椁室中发现了“孔子屏风”或可改写孔子形象

在南昌市昌北机场到新建区的路上,沿途不时能看到“西汉海昏侯墓”的指示牌,一个尚在发掘的考古遗址,就如同景点一样有如此高的关注度,恐怕也是少之又少了。2015年11月14日是海昏侯墓主椁室开启的日子,我来到遗址时,一块块重逾千斤的条形椁板被航吊机缓缓吊离椁室,由传送带搬离墓穴,经过测量编号后运送至库房。

椁室中淤泥堆积、泥泞不堪,“东晋年间,豫章郡(治今南昌市)发生了一次大地震,造成椁室坍塌,地下水倒灌进墓穴,不过客观上也使得海昏侯墓躲过了历代盗墓贼的黑手,因为古人实在没有水下盗掘的能力。”杨军说。他是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海昏侯墓的发掘领队。

随着樟木椁板一块块被吊离,椁中文物逐渐显露出来,一件埋藏在淤泥中的长条形漆器引起了杨军的注意。这是一件漆器屏风,残长约0.7米,宽0.5米,背后饰有一块同等长宽的铜背板,这也是中国首次发现由漆板与铜板共同构成面板的工艺。拭去屏风上的泥土,一行清秀的隶书映入眼帘: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语出《论语·子张》)。这竟然是一件写有《论语》、记录孔子生平并绘有画像的屏风。屏风上的画像是中国迄今最早的孔子形象,此前最早的孔子画像出土于山东东平县东汉壁画墓中。

孔子屏风
在汉武帝独尊儒术后崇儒成为了汉代的时尚
在海昏侯墓中,发现了多块屏风组件,这是我国汉代考古史上首次发现的漆板和铜板共同构成面板的屏风。由于墓室倒塌,屏风现已被压损坏,尚待修复中(上图)。考古工作者在其中一块组件上发现有隶书题字,能辨识出“孔子”二字,还有模糊的人物画像,认为其中可能有孔子的形象,因此这组屏风被称为“孔子屏风”。本页图中可以清晰地辨认出“……子张问干禄,孔子曰,多闻阙疑……”的字样,这段话语出《论语·为政第二》。屏风不是汉代墓葬中的必备物品,这可能是墓主生前常用的器具。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尊孔崇儒很可能已经成为了汉代贵族的时尚。

孔子屏风
关于孔子形象、经历的记述能否改写史书中的千篇一律
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屏风,其上的孔子形象为我国现今发现最早的孔子形象。可惜的是由于屏风损毁尚未整理修复完成,我们现在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下半身身影。从文字上看,屏风上有着诸如“……字中尼,姓孔,子氏……”等明确关于孔子姓氏生平的介绍。此前,各种史籍中关于孔子的记叙描述往往较为雷同,不知孔子屏风完全辨识后,是否会有一些全新的发现。当然,也有学者指出,从史源学角度来观察文献的年代,这座屏风很可能晚于《史记》等现有文献,而且虽然历代对孔子生平多有考证,但所依据的资料其实都是语焉不详的片断。生平链条断裂的部分,多是依赖逻辑推理来联结的。所以对孔子屏风记载的考证,还需投以怀疑审视的目光,谨慎地加以周密考证,方可定论。

屏风多处受损,目前尚未拼接,不过残存的隶书,却可能会改变长久以来我们对孔子的认知。比如孔子的身高,可能会大打折扣,屏风记载孔子身长“七尺九”,汉代一尺合今23.1厘米,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照此推断孔子身高当为1.82米。而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身长“九尺六”,约合今2.2米,似乎更像武夫而非儒生。是否还有其他改写历史之处,尚待今后解读。此前,史书关于孔子的记载大多雷同,“孔子屏风”不啻于炸弹,或可改写了传承千年的孔子生平,纵然才露出冰山一角,却已是惊涛骇浪、风起云涌。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儒家的孔子推崇到至高无上的程度,“孔子屏风”也印证了这段历史。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