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选择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04期

标签:

这期的备选封面各有其独特之处,编辑部对于哪一个能够摘得桂冠进行了讨论。


第一张备选封面来自本期的主打文章——青海热贡沙画坛城。在佛教中,坛城象征着世界的本源,是众神聚居的“家园”。虔诚的喇嘛们耗时数日,用彩沙制作沙画坛城。这个耗费巨大心血制作的艺术品在完成后,僧人们会对它进行观想,并举行盛大的灌顶仪式,最后将其毁掉并撒入溪水。坛城就此化作“无形”。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这是难以理解的行为,但在佛教信众心中,这是一场极富哲学宗教意义的仪式。画面中的喇嘛们注意力高度集中,丝毫差池都可能会让创作前功尽弃,整个过程犹如一次禅定。虽然这张图片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但图片的画质不好,色调略显阴沉,体现不出沙画坛城的精美,我们很遗憾地放弃了这位“候选人”。


第二张备选封面是重庆江津区的中山古镇。古镇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摄影师在历时十多年拍摄巴渝古镇后,按照古镇形成的经济类型和自然条件,赋予其新的意义。重庆是个多山的城市,且乌江、嘉陵江和长江穿山而过,构成了重庆多山多河的独特地貌。一个个古镇在山河的缝隙间生长,犹如一颗颗珍珠,串起重庆的历史和文化。读懂了这些古镇,也就读懂了山城独特的“江湖气”。虽然这张图片的主题足够厚重,但画面过于阴沉,缺乏美感,也难担起封面的“重任”。


第三张备选封面来自遥远的新西兰。很多人少时都有过捉萤火虫的经历,在黑夜里追逐许久,才把小小的萤火虫放进瓶子里,隔着玻璃看它一闪闪发出微光。在新西兰北岛的一个小城,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岩洞内熠熠生辉,灿若银河。这样的美景来自新西兰怀托摩地区,这里的喀斯特洞穴是地下银河的主人——洞穴发光虫的家园。这些洞穴发光虫与我们传统印象中南方郊野中的萤火虫一点儿亲戚关系也没有,但它们在中国也有同属不同种的近亲,只是很遗憾中国的近亲并不能发光。画面中洞穴发光虫盈盈点点地遍布洞顶,犹如地下银河般闪闪烁烁。这样“神迹”般的美景虽然难得,但是内容太过单一,作为杂志的封面显得不足。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