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棱线:户外慢生活锤炼的父子情
慢行大渡河谷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10期 作者: 杨勇 

标签: 地质地理   文化地理   

在户外圈,徒步大渡河谷并不显山露水。顺横断山区奔腾而下的大渡河,穿越了中国第一、二级地势阶梯分界线(棱线),制造了世界级的海拔高差——从贡嘎山主峰至乐山,直线距离100多公里,海拔高差竟达7000多米,是罕见的地形急变带,因此产生了许多奇特多样的地理景观。本文作者杨勇为户外探险家,曾多次沿大渡河谷穿越棱线,不仅体验到了极为丰富的沿线景观,也为我们讲述了他和儿子杨帆之间因为慢步户外而发生的真情故事。
深切棱线的大渡河谷,是慢行体验棱线景观的绝佳之地
在深度超过2500米的大渡河金口大峡谷的悬崖绝壁上,杨帆和他组建的飞越车队,正在玩国际上流行的Singletrack(在宽度仅能通过一个人或一辆自行车的路径上骑行)。杨帆说,自从接触了Singletrack,就“像中毒一样爱上了它”,对骑行宽敞的平地公路感到了厌恶。大渡河在金口河区深切出U形峡谷,谷中岩肩上分布着一系列悬崖村落,具有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是徒步或骑行体验棱线景观的绝佳之地。
体验者 杨勇(口述)
在外人眼里,他是英雄硬汉,头顶许多光环——著名科考探险家、地质学家、横断山研究会会长兼首席科学家;在儿子杨帆眼里,他是“问题”老爸——成天不着家,喜欢“法西斯式”管理,爱跟人抬杠。尽管父子两代存在“代沟”,但他欣慰的是,杨帆子承父业,也喜欢上了“户外慢生活”。
体验者 杨帆(图片)
在外人眼里,他是少年“游侠”,自由摄影师,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拍摄有《骑行在云端》、《攀登安纳普尔纳》等多部户外主题影片;在父亲杨勇眼里,他曾是“熊孩子”,经常逃课去野外晃荡。后来他终于不用逃课、光明正大地跟随父亲四处“游荡”,长年有组织有纪律地游走于世界各地。

一起野外“慢生活”,是修补我和儿子感情裂痕的良方

我是四川人,经常到中国西部考察,对穿行流淌于中国地势第一、二级阶梯的大渡河熟稔于心,已记不清多少次溯河谷而上去西部探险了。源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的大渡河,在横断山的高山峡谷中奔腾而下,穿越了中国第一、二级地势阶梯分界线(棱线),在乐山附近进入四川盆地。从乐山沿大渡河谷至贡嘎山主峰,海拔高差超过7000米,而直线距离不过100多公里。地质学家范晓认为,这是世界上罕见的地形急变带,因此也带来了罕有的地理景观的垂直分带与多样性。

很多人认识我是通过我的照片,出现在照片里的我,大都是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形象,因为我基本长年在西部的荒山野岭、大漠雪山中度过。我似乎天生不喜欢大都市的喧嚣,不喜欢快节奏的朝九晚五生活。我向往的是纯粹的大自然,是与大自然亲近的那种放松感。不过,就在野外折腾的这些年,我也付出了代价——没时间陪伴家庭和孩子,导致儿子杨帆出生后很少见到我。

从乐山溯大渡河谷穿越棱线至贡嘎山(磨西镇)路线图

杨帆小时候经常问他妈的一句话是“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上小学时,我到成都工作,他跟他妈在攀枝花生活。对我的行踪,他都是从他妈那里了解的。因此他对我没什么印象,很长时间习惯了没有我的存在。

不过我一旦出现,对杨帆却不是什么好事。我偶尔回一趟家,我俩跟陌生人一样,他不听我话,对我爱答不理的。我一急之下就打他,他却不吭也不哭。我觉得这小子跟我一样有副倔脾气。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