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辽河老街 老照片中的“东北第一港”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01期 作者: 曹辉 

标签: 基础地理   工业地理   历史地理   

因占据辽河入海口的地理优势,营口在清末被迫成为东北第一个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跨海而来的巨舰遮住木船的帆影,带给近代营口一段不平凡的岁月,而过去的西大街,现在被称为辽河老街的区域由于背靠渡口首先被大时代裹挟进场,演绎了清末民族工商业跌宕起伏的兴衰史,也成就了一个近代的营口城。我们用清末老照片还原了这段悲喜交加的渤海码头传奇,虽然辽河航运的黄金时代已经谢幕,但这段历史不该被遗忘。
大辽河承载着营口人无法割舍的历史情怀
驻足在营口的滨河大街,眺望一路奔向大海的大辽河,空荡荡的河面上偶尔漂过一两艘船只,早已不见百年前木帆船与轮船竞流的壮观场景。这条名为大辽河的河流,1958年后就跟辽河干流失去了联系,实则为浑河和太子河并流之后的河段,但一个“辽”字却承载着营口人无法割舍的情怀。而大辽河畔,就是昔日东北最繁华的国内贸易港口:辽河老街。随着辽河航运的衰落以及市中心的东移,辽河老街失去了港口的功能,只有残存的三十来座清末商业建筑还保留着“关外上海”的往日记忆。

被“遗忘”的东北第一港

营口博物馆的馆长阎海对辽河老街的关注是从12年前开始的,当时这里还沿用着清朝的地名:西大街。在当时的营口人眼里,西大街就是“危房”和“棚户区”的代名词,被列入拆迁的范围。营口市的文保人士听闻之后,联名向政府写信呼吁保护这片街区的建筑。这可能是建国后西大街第一次成为营口的话题中心,人们开始了解到,原来这条被冷落的街道,在百年之前曾是东北最繁华的港口。

政府开始组织专家对营口市内近代建筑进行考察,阎海和同事们拿着清末的历史地图,经过大量走访和调查,才明确了大辽河沿岸每一座近代建筑在百年之前的身份,他们发现这些看起来岌岌可危的老建筑,就是当年的绸缎庄、银号、粮油坊、运输公司……建筑风格中西合璧,集中了国外的古希腊式、巴洛克式和中国的山西票号、南方天井、东北大院等各种风格,堪称“近代商铺博物馆”。

营口是一个“因河而兴,因海而盛”的城市
辽河航运和渤海海运造就了营口的繁华。在1861年开埠以前,营口就已经是东北沿海航运的贸易中心了,雍正时期就有了“舳舻云集,日以千计”的记载,当时东北大豆是辽河航运中最大宗的货种,人称“河载豆”。开埠以后,辽河航运迎来了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国内航线四通八达,而且开辟了多条国际航线,营口真正成为连接东北和世界的枢纽。图反映了营口港开埠时辽河上白帆点点的繁荣景象。
图是绘制于光绪时期的《营口图式》,画面极为珍贵,画家以辽河北岸为视角描绘了营口城内的全景,而河道上轮船和木帆船并行不悖,形象地展示了当年百舸争流的繁荣场景。
供图/营口市档案史志管理中心

可惜一百多座老建筑被拆迁过半,只留下30多座老建筑保存尚且完好,之后在拆掉的位置又重建了仿古的建筑,并设立辽河老街管委会开发和保护这片区域,从2007年开始,西大街被更名为辽河老街。

即便如此,老一辈营口人还是习惯称辽河老街为西大街,它位于大辽河入海口东岸,营口的西市区,整条街呈东西走向,东起平安路(清末为老爷阁),西至得胜路(清末为天后宫),全长仅1.3公里。大辽河本是辽河干流南行并纳入浑河、太子河之后的入海河段,属于辽河干流的一部分,但在1958年辽河干流改道从盘锦入海之后,大辽河单独作为浑河、太子河汇合之后的水道,并从营口出海,从此跟辽河干流失去了联系。

责任编辑 / 袁玥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