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变变变!
中国古代博物学离奇推论


文章出自:博物 2013年第12期 作者: 陆英 

标签:

“杨花入水化为浮萍”,“天旱鱼籽变蝗虫”,“惊蛰鹰化为鸠”……我国古代的博物学观察中,时常伴有各种生物之间离奇转化的推断。它们或许并不符合当今的“科学精神”,但对于现象本身,古人的描述却往往不失准确,还能用来测算农时和物候。这些自然现象间通常确有关联,加上古人热衷于诗情画意,科学和文艺不分家,这其中所蕴含着的,还有一种别样情趣和质朴可爱的自然观。
时间幻象:此灭彼生
季节更迭,时令转换,春花凋落或是鸟兽蛰伏,这些现象古人可谓观察得细致入微。只要拥有一个共同的时间节点,此物消失,彼物发生,即使是两种不相干的生物,也有可能被古人看作“顺承替代”,当作互相转化的典范。

柳絮变浮萍

古人所谓的杨花,便是如今所说的柳絮。春光过半,柳絮便漫天飞舞起来,轻盈蓬软,随风飘荡。柳絮怕水,一场春雨,就可将遍地白色毛球浇得委顿,而若是这些白絮落入池塘河湖的水中,往往也再无从飘舞。柳絮恣意飞散的时机,短则三五日,长则不过半月,此后日光渐暖,春意消退,便要进入立夏时节了。水池中的浮萍,偏巧在此刻初见。文人墨客往往哀叹“杨花”薄命,见它们纷纷入水,过不多时,浮萍生出,于是就乐得为“杨花”安排另一番命运:它们已变作浮萍,开始了又一番生涯。

柳絮变浮萍,早在魏晋时即为人乐道。明末清初,李渔称“杨花入水为萍,为花中第一怪事”,可知直至彼时,人们依然将柳絮与浮萍二物相关联。求其根本,除却生灭时间刚好吻合之外,浮萍不见种子,而年年兀自“凭空”冒出,这也成了古人如此推论的原因之一。实则浮萍种子极小,肉眼常难识别,古人对于水生之物,又常常疏于细致观察,于是将柳絮看作浮萍的前身,这一推论也就绵延了将近两千年。

蝗虫变鱼


牧羊人做了一个梦,梦到蝗虫都变成了鱼。文官为之占卜,所得甚吉:蝗虫变鱼,此乃丰年之兆!这便是《诗经·小雅·无羊》末尾一段所讲述的故事,诗句中的“众”即指蝗虫而言。鱼与蝗虫相互转化的说法,自先秦时起,便一直为人们深信。北宋《埤雅》一书中称:“陂泽中鱼子落处,逢旱日暴,率变飞蝗;若雨水充濡,悉化为鱼。”如今民间仍有“涝生鱼,旱生蝗”之说。

枯水期露出的湖滨河滩,土质松散,实为蝗虫产卵偏爱之地。故而旱日河滩之上,往往蝗虫繁衍之势甚猛,无怪古人将蝗虫看作鱼子所变。若逢多雨年份,蝗虫产卵之地为水淹没,不易爆发蝗灾,加之多种鱼卵皆可藏于水中泥土之间,待环境适宜,方才孵化,所以涝时蝗虫变鱼之说也由此而来。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