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左邻右舍
乡村里的博物学调查手记


文章出自:博物 2004年第06期 作者: 小青 

标签: 农场   

稻草人孤单吗?在夏季的烈日下,田园里的它常常独自伫立在大片稻田之上,在摇曳的密实稻浪上甩下长长的影子。不过像你知道的,这片看似静谧的田园风光背后,有无数的生命正在按自己的方式蠢蠢欲动!为了确定田园观察的确实可行性,一个田园博物学调查小分队,在北京一块近郊田地里开始了一次从高空到脚下的现场演练!
乡间大路
午后,我们用微距镜头捕捉一只阳光下的小蛾精致的花纹;用双筒搜寻一下身边高耸的加杨防风林,这种乡村常见的景致可是鸟儿午休的好地方!
看护庄稼
纯正稻草扎制的稻草人如今守护着一片片菜田——由于北京严重缺水,自从2003年开始,就已给水稻的种植画上了句号。

住得高,看得远

高空属于鸟儿,此时正值鸟类繁殖的热闹季节,候鸟们的陆续抵达让我们对开阔的田园充满信心。在北京郊区不远的一个叫上庄的田地里,观鸟迷崔巍支起了单筒,边向田边的防风林展开搜寻边对我这个入门者讲解:“观鸟的时候不能穿太鲜艳的衣服,惊扰了鸟儿也影响自己观鸟。可能因为现在是中午,鸟大多在休息。这里空气好、植被多,人为干扰少,耐心等待一定会有不少的收获!” 这时的我正和我们田园博物学调查小分队的成员在一起,

就在一个不经意的抬头瞬间,我们的领队兴奋地喊:“一群绿头鸭!”。三只绿头鸭从这一大片田地南边的防风林飞过我们的头顶,它们颈部的白圈清晰可见。在单筒的追踪下,雄鸭头部的羽毛在阳光下折射出暗绿的光泽,而浑身斑斑褐色的雌鸭则看起来似乎和斑嘴鸭没什么区别——“它们最大的区别在嘴末端,斑嘴鸭黑色的嘴末端是黄色的”崔巍告诉我。观鸟时一定要找到关键特征及时记录,不要急于翻图鉴查找浪费时间。所以常常有些观鸟迷们带着采访机边看边轻轻地录下看到的情形,回家后再查找整理。

红隼
在开阔的原野上经常能见到单独活动的它。这只是红隼的雌鸟,它没有雄鸟头颈部的灰色,它的主要食物为雀鸟、小动物和昆虫。
摄影/Ch0585
环颈雉
随着一阵响亮而粗厉的“咯咯咯”声,我们发现了苗圃草丛中漫步的这只环颈雉雄鸟,别看它体形丰满,要遇到紧急情况,飞行的速度快着呢。
摄影/Ch0585

这种大家熟悉的野鸭在中国各地都能看到,别看它体态肥硕,常常在湖岸雍雍懒懒地单腿站着睡觉或是慢慢地滑水,其实作为候鸟它们的飞行能力和耐力非常厉害!绿头鸭带来了鸟儿出场的序幕,接下来就有更多的高空居民登场了!

就在绿头鸭刚刚飞过时,更高的天空上出现了食物链顶级的猛禽——中国所有猛禽都属于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它们常常出现在农田的上空,巡视自己领地中的猎物。来自东南的一只是腰部有醒目白色的白尾鹞,正南飞来的一只普通(kuáng)。据观鸟迷介绍普通的鸣声像猫叫,远远地就能听到。它深色的翼尖相对于白色的初级飞羽非常显眼,高高望去就像一只耸肩的风筝一样,平平稳稳地靠着上升气流盘旋。在野外分辨猛禽是比较困难的,它们常常飞得很高,看到的机会也比较少,所以飞行的姿态、飞羽的数目都是辨别的标准。同时见到几只猛禽也很难得,因为它们早把高空划分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往来很少。

责任编辑 / 张迪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