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毒分子
化学武器,无形杀手


文章出自:博物 2011年第05期 作者: 王魏 

标签:

毒草、毒虫、毒蛇……毒药最早都是从这些动植物中提取,然而到了近现代,人们开始通过化学手段制取毒药,并把它用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些毒药中不受欢迎的剧毒分子们,似乎天生就是为抹杀生命而来。其实,它们也可以服务于人类,如何使用它们的决定权就在人类手中。
越美越毒
箭毒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蛙类,但也同时是毒性最强的动物之一,而且生得越漂亮,色彩越鲜艳,毒性就越强。除了人类之外,箭毒蛙在自然界中再没有天敌了,它的毒腺会产生影响神经系统的生物碱,属于一种天然神经性毒剂。

“共和国”里的

恐怖分子

分子共和国,一个美好、和谐的伊甸园。善良的分子们各司其职,经营着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然而在它们之中,却有一些邪恶的家伙——剧毒分子,带给人类恐慌和死亡。

剧毒分子也就是烈性毒药的主要成分,人沾染上一点儿,就会立刻丧命。从前,人们都是从动物植物中提取,像小说里写到的“鹤顶红、七步倒”,但数量稀少,还算不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像后来人类在化学实验室中制造的化学毒剂,那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分子”。

毒从天降
农药也是毒药,多含有磷成分,属于神经性毒剂。它只是人为改变了剧毒分子的化学结构,将毒性降低很多,要不喷过农药的果蔬,就算洗得再干净也不敢入口。但对害虫来说,农药仍属于剧毒,沾上即死。如今,很多大型农田都采用飞机喷洒农药。

生命终结者

人造剧毒分子总共有几百种,但致毒机理大同小异,都是在短时间内,破坏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致人死亡,比如:阻碍神经传导、限制细胞呼吸、中断新陈代谢……虽然没有血腥,却是许多人间惨剧中的主角——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广泛应用的光气;侵华日军731部队大肆使用的芥子气;1995年东京地铁中毒事件中的沙林毒气……

毒剂的救赎

德国化学家哈伯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杀人的分子,只是人类借它们之手达到杀戮的目的。”的确,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在人类无数次战争中,总能见到剧毒分子的身影—它们是战场上最致命的武器。直到1997年,联合国通过了《禁止发展、生产、使用化学武器和销毁化学武器公约》,这些“恐怖分子”才得到了有效约束。

责任编辑 / 唐志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