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的多彩生活
物理色和化学色


文章出自:博物 2009年第09期 作者: 王春浩 

标签:

虫子们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里胡哨,而它们的手段无非两种——化学色和物理色。化学色也叫色素色,直接利用了色素的颜色,而物理色又叫结构色,是通过形状结构产生的光学现象来制造颜色。虫族的艺术大师正是用这两种手段从事着自己的创作。

夏秋之交正是一些虫虫长身体的时候,这个期间,毛虫们的头等任务就是大吃大喝。当我们走进林地或者草原,稍加留意便会看到体态肥硕的毛虫们疯狂啮食着树叶。这些毛虫中有一类是绿色的,比如菜青虫,还有就是春夏之交时,从洋槐上垂下的“吊死鬼”——槐尺蠖。故事就从这两种恶心的虫子开始。

菜青虫,“吊死鬼”,最恶心的地方就是你很难发现它们,一旦发现就已经近在咫尺,比如中午买来的白菜,摘洗之时才发现菜青虫就在指尖;傍晚在槐树下遛弯,等看到“吊死鬼”吊在眼前之时已经几乎碰到鼻子,于是女孩子们往往会尖叫一声,跳着脚地逃跑。造成这些“惨案”的就是虫子们翠绿的保护色,然而是谁让这些蠕虫变绿的?莫非是它们吞吃的树叶将它们染成了绿色?

树叶染绿?

橘子染黄?

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会自然而然想到两个字,色素,植物中就有很多色素,比如叶绿素、叶黄素、花青素、类胡萝卜素等等。叶子为什么绿,因为有了叶绿素;花为什么红,因为有不同浓度的花青素和类胡萝卜素在起作用,虫子们在吃植物的时候也会把这些色素摄入体内,那么这些植物色素也会把生物染成植物本身的颜色吗?

我们经常吃油菜菠菜这些绿色植物,但从来也没听说过谁因为吃菜太多而“脸绿”,叶绿素这种东西非常不稳定,进入到消化系统后就会很快被破坏,分解为其他物质,绿绿的颜色也就荡然无存。欧洲民间巫医还曾经尝试过用蒲公英叶子捣成液汁,敷在人的眼睛上,企图让眼睛变成宝石绿色,不管这个方子是否实用,但从生物化学的角度上看,用叶子让眼睛变绿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责任编辑 / 张超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