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鱼到明年


文章出自:博物 2008年第02期 作者: 张劲硕 

标签:

爆竹声中,中国味道最浓的“年”又来到了。作为“年年有余”的预兆与吉祥物,鱼和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传统习惯中,它不仅是年夜饭必不可少的一道菜,也是亲朋好友之间馈赠的吉祥礼品。如今,虽然年夜饭的内容极大地丰富了,可我们还是忘不了“年年有鱼”。而身处不同的地理环境,人们吃的鱼也各不相同。《博物》选取了几种最具代表性的鱼,给大家呈上一顿丰盛的视觉盛宴!

东北:大马哈,顽强的生命之歌

冷水鱼天下
东北地区自南而北跨越了暖温带、中温带与寒温带,冬季长达半年以上。特殊的气候条件,也对生活于此的鱼类提出了更高要求。在黑龙江、松花江及乌苏里江、图们江、鸭绿江等东北主要河流中,抗冻耐寒的冷水鱼早就形成了一家天下的局面。摄影/庄艳平

漫天的雪扑面而来,呼出的热气刚穿透厚厚的围巾,就凝固在睫毛上;脚踩着积雪,嘎吱作响,但留下的足迹很快又被新的雪片覆盖,直至消失——这里是冬天的东北,中国的“极寒地区”。

路上的人行色匆匆,他们一定是为了赶上那顿热闹的团圆年夜饭。家家户户的屋子里已经挂上了红灯笼,猪肉、粉条、饺子自然少不了,而饭桌正中间的那条红烧大马哈鱼格外引人注意,酱香和鱼肉的鲜味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垂涎欲滴。而转念一想,又有点疑惑:窗外是冰冻三尺、吐气结冰的世界,哪来的鱼呢?也许,我们应该感谢大马哈鱼的顽强。

每年的秋季繁殖季节,在蓝色海水中生活了4年的大马哈鱼,成群结队从太平洋和北冰洋而来,绕过库页岛,溯黑龙江而上,以每昼夜30~35公里的速度日夜兼程。它们中有的洄游到黑龙江及其支流松花江、乌苏里江,有的则潜入图们江和绥芬河中,然后选择水质清澈、水流较急、砂砾底质的河段作为下一代的生长空间。经过长途跋涉而精疲力竭的父母,产卵后会一直守护在卵床边,直到死去。100多天后,小鱼才从卵中孵出,来年春天,它们顺流而下,又游向大海。然而它们不会忘却故乡,成熟的那一天,就是重返故乡的那一刻。

“海里生,江里死”。一代又一代的洄游延续着大马哈鱼家族。无论遇到浅滩峡谷或急流瀑布,它们从不退却,冲过重重阻挠和障碍,直至游到目的地。大马哈鱼在前进中为了越过瀑布或其他障碍物时,会用尾部竭力击水,借高速游泳而向前上方斜跃出水面,跳往空中高可达2~2.5米。由于它善于跳跃,人们称它Salire,拉丁文中“跳跃”的意思,后来演化为英语的Salmon。日本料理中的“三文鱼”就是由英文谐音而来,让大马哈鱼多了些优雅的气质。

责任编辑 / 童晓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