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残酷天堂
钱币上的非洲动植物


文章出自:博物 2012年第11期 作者: 吴将 

标签:

非洲大草原看似静谧安详,动物们各行其道,恍若置身天堂。然而为了生存下去,无论长途迁徙,还是捕食者与猎物之间的博弈,抑或只是抗拒自然天候,动物们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优胜劣汰。更何况,这片大地还承载着人类的欲望。

角马:马拉河的试炼

马拉河,从肯尼亚的山区流向坦桑尼亚。河面之上,几双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幽暗的光,缓慢游弋。连续几个月的降雨,让8月初的河水变得充盈而浑浊,马拉河边,短暂的平静即将被打破,一场战争随着季节变换而来临。

河边的草原,已经被角马群踩得黄土裸露。因为雨季已经结束,上百万只角马以及数十万只斑马、瞪羚需要一路向北,迁徙一千多公里,奔向热带雨林的边缘,去寻找水草肥美的地方,来躲避稀树草原上的旱季。

食草动物们开始渡河。河面上潜藏的一双双眼睛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那些眼睛或属于鳄鱼,抑或属于河马。迁徙季,是它们的节日,尤其对于鳄鱼而言,无数的猎物从嘴边经过,这些平时饥一顿饱一顿的爬行动物,终于等来了美餐送到嘴边的机会。

角马迁徙

年长的斑马和角马,深知这条河的凶险。但是今年新生的幼崽,对面前的生死考验还浑然不觉。队伍行进得很顺利,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对岸,突然,一只雌角马惊慌地从水中窜起,它的身后,一只河马张开了血盆大口发起突袭。别看河马相貌憨厚,它可不是素食主义者,无论水草还是渡河的动物们,河马可谓荤素通吃,甚至连同类都能作为腹中餐。河马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暴躁,如果感到自己的安全或者领地受到侵犯,它便会狂暴地主动攻击——河马的獠牙,可以轻易咬死一只成年角马。这次雌角马运气不错,河马咬空了,它顺利逃脱后爬到对岸,成功渡河。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