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豹为邻
川西高原动物日常


文章出自:博物 2017年第06期 作者: 巧巧 

标签:

2016年9月,我和大猫、鹳总一行来到川西的甘孜藏族自治州,搜寻豹子的踪迹。说是找豹子,这一路并不见豹子的真容,但道旁、林中、河边的高原动物众生相,让这出不见“主角”的剧目“彩蛋”频现……

鼠兔和雪雀:

同样的敌人同一个窝

一踏进荒野,我们就自动切换成“野外模式”,时刻搜索动物的踪迹。从甘孜县到石渠县洛须镇,一路总能看到高原鼠兔,捣着小短腿在洞口间来回飞奔。它们时而追打掐架,时而停下吃草,偶尔安静下来,就站在洞口仰望天空,思索着“兔”生大事。

在闹腾的鼠兔周围,常能看见雪雀的身影,胆大的雪雀还动不动往鼠兔“家”里钻,像是搭伙过起了日子,这就是古人所言的“鼠雀同穴”。准确地说,应该是“兔雀同穴”,别看鼠兔鼠眉鼠眼,却属于兔形目。其实,雪雀和鼠兔是合作伙伴关系:鼠兔修建藏身的洞穴,雪雀则站岗放哨,一旦发现敌人接近,雪雀鸣叫报警,哥俩一起挤在“鼠兔家”中躲藏。

鼠头鼠脑的高原鼠兔,其实和鼠类非亲非故,而是兔子的近亲。

有鼠兔的地方,还会有大在附近蹲守。有次在路上,老远就看见电线上落了10只大,正虎视眈眈盯着地面——不用想,一定有鼠兔在撒欢儿。我们藏身草丛中,静等猎杀好戏上演。没多久,一只大扑棱着翅膀腾空而起,随后身体前倾直扎下来,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它却在落地瞬间玩了个反转,翅膀一挥立在草甸上,像是穿着黑色流苏阔腿裤,又迈着大步“咔咔”往前走,巡视一周后才飞回电线上。

巡视中的大鵟。

电线既是居高临下的瞭望塔,也是意外频发的险境——风吹日晒,绝缘外皮常会老化脱落,露出里面的铜芯,要是大踩在上面,就会触电身亡。去洛须一路上,我们就见到两只毙命于电线之下的大,翼展松散,羽毛凌乱,让人惋惜。

责任编辑 / 矫天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