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荒野囧事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01期 作者: 郦冰熹 

标签:

在南非大鱼河保护区里,一切都要遵从残酷的自然法则,搞研究的人类也不能例外。这片洪荒之地的101个日日夜夜,给年轻的中国科研人员留下惊心动魄、无可奈何,又深深迷恋的记忆。
一只狒狒趴在汽车挡风玻璃上试图“拦路抢劫”

浑浊的大鱼河裹挟着泥沙,蜿蜒流过贫瘠的丘陵。起伏低缓的坡地上,稀疏散布着长满尖刺的灌木,长颈鹿、斑马、犀牛等典型的非洲动物,间或在灌木丛间徘徊穿行。这里是位于南非西南的大鱼河自然保护区,因为没有进行旅游开发,所以在外界没什么名气。但正因如此,这片土地保持了原始的蛮荒状态,是搞科研的理想场所。我被派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研究当地的植被与生态。

作者(右)与荷兰同伴尤伯特站在研究站前。
从飞机上俯瞰大鱼河保护区,保护区里丘陵起伏,灌木丛生。

绿猴闹翻天

日出前的清晨雾气朦胧,宁静而凉爽,是保护区一天中最舒适的时光。我真希望自己能在美梦中好好享受,因为太阳升起后,就必须面对一整天烈日炙烤下的户外工作。这里没人要求我早起,然而,从到来第一天起,我就再没机会睡过懒觉!一切的痛苦,都源自那些每天打卡一般准时到访的家伙。

它们是绿猴,毛色略带暗绿,黑脸黑耳朵,雄性睾丸是鲜艳的蓝色。它们数十只一群,生活在研究站周围的森林里。每天一早,猴群就在猴王带领下,一路打闹着爬上我们的彩钢屋顶。它们的目标是藏匿在屋檐集雨槽中的蝎子。蝎子的毒针有时会带来些麻烦,但面对优质蛋白的诱惑,绿猴们非常乐于冒险。

为争夺食物,猴子们在房顶上斗殴嘶吼,闹成一团。“哐当哐当”作响的彩钢板犹如一张巨大的鼓膜,而我则变成被“蒙在鼓里”的猫。在挠肝抓肺的鼓点声中,天花板落下糖霜般的灰尘,阵阵撒落在我的行军床上。最初几天,我总是忍无可忍地奔出门去,朝它们扔杂物,大吼大叫。然而猴子们看我也就这两把刷子,随后就对我的警告视而不见。每天照样到点就来,自顾自地觅食、打闹,连看我笑话都不屑……还好,它们也只有清早光顾这里,太阳出来后就撤了,毕竟日晒钢板烤屁股的滋味并不好受。

责任编辑 / 刘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