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鸡“坐月子”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07期 作者: praying 

标签:

2017年春夏之交,天赐良机,我能有将近一个月时间与一个黑水鸡家庭近距离接触,对这种貌似熟识、实则陌生的“大俗鸟”,又增进了不少了解。

5月15日  结庐在人境

5月中,我照例来到离家不远处的小池塘。往年来,城市公园里的“水鸟三宝”:小䴙䴘、黑水鸡和黄苇,在这儿都能见到,而且这个时节常同时出现。

今年再来,先看到的是小䴙䴘,而且出镜率颇高。它们好像正处于孵卵期,两只成鸟轮流换班出来。黄苇尚未出现,也许还在迁徙赶来的途中。黑水鸡倒也有,但往年这里几片水域至少都有三四只,今年只发现了一对。但它们出现的位置离路边很近,好像不太怕人,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

黑水鸡雌雄两性在外貌上几乎一模一样,虽然也有一些“高端”的区分特征,但我几经实践,还是未能成功。最后,只能暂时放弃了对它们性别的辨认。

我原本以为只是两只胆大的黑水鸡,碰巧来此觅食。不过第二天,当我再去看时,就发现没那么简单:其中一只正用嘴拽着根很长的干香蒲叶往芦苇丛里钻,目光追随着它的踪迹,我隐约看到了它在苇丛中的家。紧接着,家中那只也钻了出来,两口子一起在附近水面上找吃的。看来,这里是它们的领地,跟踪观察起来可真方便。随后几天里,它们交替出来活动,不时叼草回家,下午两只还会同时出来觅食——每天都稳定重复着这个节奏。我基本确定了:这对黑水鸡正处于孵卵期,巢距苇丛边缘约半米深,坐落在一小撮芦苇的基部紧挨水面,叼草回家只是用于对巢穴日常维修。

责任编辑 / 张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