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生在中国从开矿专家到考古学家


文章出自:博物 2019年第12期 作者: 郭晔旻 

标签: 文化文明   

周口店遗址沉寂数十万年,在20世纪初才被发现,揭开了“北京人”的秘密。在其发现过程中,有个外国人功不可没,他就是安特生。这位瑞典学者是地质学、考古学双料大家,曾踏遍大半个中国,发现了许多沉埋地底的秘藏。本期“山河故人”,我们一起去追寻他在中国的足迹。

“北京人”的预感

1921年夏天,北京西南的小村镇周口店,来了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他们直奔镇西的鸡骨山,探索石灰岩洞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老乡们围观了一会儿:敢情是来找“龙骨”的?那在鸡骨山可挖不到好料。便有热心人站出来,引他们去旁边的龙骨山——“那儿的龙骨又多又大!”

龙骨是一味中药材,当时在药铺很常见。然而在博物学家眼里,它可是宝贝——1917年7月,任职于北洋政府的瑞典学者安特生,给在华传教士和科学爱好者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大家关注龙骨,因为大部分龙骨都是第三纪哺乳动物的化石,有着不可估量的科学价值。

周口店遗址第一地点,又称“猿人洞”,“北京人”头骨化石就是在这里出土的。安特生1921年曾来此进行发掘。
周口店遗址中出土了许多白色石英岩石器残片,当年安特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种残片,才“预言”了“北京人”的存在。

周口店一带就盛产龙骨。来找龙骨的这几个老外,领头人正是安特生。1918年2月,安特生从朋友处得到一些碎骨片,据说是从周口店鸡骨山采到的。他专门骑驴跑去考察一番,确定当地的地层年代极为久远,有许多鸟类和小型动物化石。1921年,他带着奥地利古生物学家师丹斯基等人再次前去,这回,被热心群众领到了鸡骨山旁边的龙骨山。

在龙骨山的废弃采石场中,安特生果然见到了大块的骨骼化石,还有更惊喜的收获。他对助手师丹斯基说:“我有一种预感,我们祖先的遗骸就躺在这里!”——因为他发现了一些带刃的白色石英岩碎片,推测很可能是原始人的石器残片。

责任编辑 / 林语尘 孟凡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