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部汉字:我有旨酒 燕乐嘉宾


文章出自:博物 2020年第02期 作者: 宰予 

标签: 文化文明   博物广知   

秋收冬藏,转眼便是热热闹闹的中国年,少不了觥筹交错、美酒飘香。汉字里,酒的故事归于“酉”部,值此佳节,且让我们举杯共读。
文中出现的序号请对应图中文字

禹:酒是个好东西,所以我拒绝。

《战国策》等史书中,有一个“十动然拒”的故事:上古时代,仪狄发明了酒,禹尝过,觉得十分美妙,然后疏远了仪狄。原来禹是觉得酒这东西太好,容易沉迷,应该敬而远之——不愧是严于律己的明君。他甚至预言:“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果不其然,《史记》载,商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沉迷酒色,其后身死国灭,身体力行地实现了禹的预言。

殷商史料有限,究竟是纣王真干过这样昏聩的事,还是后世史官编故事黑他,如今已难辨别。不过从古文字来看,殷商时代,酒确实已经普及了。甲骨文酒字写作(1),跟今天的字形结构相同,左水右酉。有时也直接以“酉”表示酒,酉字的甲骨文有(2)、(3)等写法,金文作(4),都是象形盛酒的容器。仔细一看,容器底部还是尖的,神似仰韶文化的尖底陶瓶。尖底瓶并不便于放置,有人猜测它专门用来汲水。用汲水的器型来表示酒器,造字者可能是从酿酒的角度去思考的。

“酉”的甲骨文、金文象形盛酒容器,由字形猜想,当时流行的盛酒器,很可能类似仰韶文化这种尖底陶瓶。

“酿”即造酒,《说文解字》释“酿”字为“酝也”,又释“酝”字为“酿也”,同义互训,循环论证,后来干脆就把“酝酿”二字连用,泛指像造酒一样精心准备、等待事情成熟的过程。

明刻本《战国策》中禹对造酒始祖仪狄“十动然拒”的故事(图中红线框内)。
明代重臣张居正为年幼的万历皇帝编写教科书《帝鉴图说》时,也将此事作为圣明君主的行事典范,收入书中,称为“戒酒防微”。

酿酒的关键是发酵。粮食、水果在条件合适时,会有自然发酵、产生酒味的现象,其实就是酵母菌将这些食物里的糖类转化成了酒精和二氧化碳。古人虽然还不知道酵母菌,但已经会用它了:人们发现,先让谷物发霉生菌,再干燥加工,做成“曲”,就可以作为酿酒的引子。曲,实际上就是人工制作的酵母菌载体。北魏《齐民要术》记载了数种酒曲制作方法,酿酒效率高的称为“神曲”,效率低的称为“笨曲”。

责任编辑 / 林语尘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