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菌”的一生 晶粒小鬼伞自然笔记


文章出自:博物 2020年第07期 作者: 朱力扬 

标签:

在我生活的城市有一种“大众”蘑菇——晶粒小鬼伞,它十分常见,我在自家楼下就能尽情观察。作为蘑菇爱好者,平时一有时间,我就出门找它,不知不觉已记录下了它的完整生命历程。

朝生夕逝鬼伞菌

三年前,我有了个新爱好——看蘑菇。在众多菌类中,晶粒小鬼伞因为常见,成为我最早观察的蘑菇之一。它在我国分布广泛,从南到北都有,常出现在柳树、榆树下潮湿的落叶层中。在我生活的合肥市,从早春二月到深秋十月,各种城市绿地、公园里都有可能看到它,尤以春秋两季居多。

鬼伞类真菌生命短暂,庄子《逍遥游》中写道:“朝菌不知晦朔。”《列子·汤问篇》也曾讲“朽壤之上有菌芝者,生于朝死于暮”,都是对它们的准确描述。相比只有一两天寿命的多数鬼伞,晶粒小鬼伞算得上“长寿”:从子实体开始萌发到最终老化,有一周多时间。这拉长的时间线,更有利于我进行观察。每天早饭后,我就下楼去看它们。

“破壳”绽放,襁褓留痕

晶粒小鬼伞名字里的“晶粒”,其实是它“襁褓”的残片。发育初期,它是个直径只有3毫米的小疙瘩,称为“菌蕾”①,因为实在太小,藏在落叶堆里很不好找。这时,它的整个头部都是被薄膜状的“外菌幕”包裹住的。这层膜从菌盖中心延伸至菌柄,将成长中的子实体与孢子完全保护起来。

随着子实体生长,外菌幕上部先被撑破。幼年小鬼伞圆滚滚的“脑袋”钻出落叶层,颜色微黄,带着星星点点“晶粒”,就像撒了糖霜的奶豆。这些晶粒就是外菌幕的残片。而外菌幕的下部尚且完好,仍将未展开的菌盖裹在菌柄上。②-④

责任编辑 / 林语尘 何长欢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