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黝家事上-“纯原生态”鱼缸演义Ⅱ


文章出自:博物 2020年第10期 作者: praying 

标签: 动物世界   

上回说到我在家打造了一个“池塘原生杂货缸”,疫情期间不便外出,就以观察缸内鱼虾螺草为乐。今年春天,其他鱼还满足于吃吃喝喝时,几条黄黝竟然开始率先繁殖,成为缸中焦点明星。首次近距离“深入”这种小鱼的生活,让我大开眼界的同时,不禁赞叹生命的神奇!
摄影/ praying

双雄崛起,各立山头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对黄黝(此种鱼中文正式名为“小黄黝鱼”,本文简称“黄黝”)的了解十分有限。除了河边看到过几次公鱼在石缝间护卵,其余都是以受害者身份出现——被小、翠鸟捕捉。

这次养黄黝,随缘请来6条小鱼,没抱什么指望。鱼苗刚来时很小,看不出什么差别。半年后(今年3月),它们长大成鱼,就能分出2公4母。公鱼头部较大,整体前宽后窄,母鱼则保持着“两头细中间粗”的流线形身材。两条公鱼一大一小。“大块头”虽身型魁梧,但相貌平平,性格内向不张扬。倒是那“小男生”额头鼓鼓、下巴上撅,差一点儿我就以为它头部病变增生了——后来才知这是雄性黄黝发情的表现,称“起头”。小男生体色也鲜艳:黑头盔+黑黄相间的条纹衫。它高举醒目的背鳍,边游边扭到处显摆,招摇又张狂。

后来,它俩各自圈定了领地。大块头占据一丛微齿眼子菜,小男生则盘下了那片近乎密不透风的苦草庄园。按当时形势,我以为小男生“鱼小鬼大”,说不定是个强势个体。但也没多想,毕竟我养这缸水族,主要是为了画画时观察形态,并没倾注太多精力去留意行为。不过,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极富戏剧性,远超我的想像力。

小捕食黄黝。
摄影/ praying

4月14日,突现“玻璃产床”

午饭后,我常规性巡察鱼缸,冷不丁注意到缸壁上有堆密密麻麻的小颗粒。是卵!竟然真有鱼繁殖了。卵的形态、大小和排布方式,跟野生黄黝的完全吻合。这里是大块头的地盘,此刻一条母黄黝就待在卵边,估计它就是家长。想不到,低调的大块头竟抢在小男生之前抱得美鱼,看来黄黝公主的择偶标准很现实。不过,现场局面我不太理解:印象中是公鱼护卵,缸里怎么是母鱼在卵边,而大块头跑水底去了?难道是母鱼刚生产完还没来得及走开?

责任编辑 /  张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