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黝家事 “纯原生态”鱼缸演义Ⅲ


文章出自:博物 2020年第12期 作者: praying 

标签: 自然地理   

上回说到我家“杂货缸”中的黄黝男一号—大块头家喜添新丁,不过这数百个娃属于半成品,还要经过孵化才能呱呱坠地。我每天给它们做“彩超”,眼瞅着里面的胚胎开始转动、长出眼睛……终于,一个个小精灵破卵而出。可我从未有过“奶”鱼娃的经验,面对这些小家伙,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所幸,一路跌跌撞撞,我竟然真把它们带大了。
黄黝男二号—小男生的产房在苦草丛中。此刻,小娃虽没破膜,但已开始“睁眼看世界”了,小男生也格外卖力地照看着孩子们。
大块头身体盖在卵“床”上,频繁地摆动鳍,为孩子们做卫生、“打氧”。

4月24日,鱼娃降生,水螅盛宴

中午我去查看鱼缸,感觉气氛不太对劲。圆尾斗鱼和子陵吻虾虎一上一下,总往大块头家的“孵化室”溜达,虽屡遭驱逐却总是折返再来。而此前它们被大块头打跑,都是一溜烟躲得老远。再看那些卵,好像有几枚是空心的了,但周围也没见有小鱼苗的身影。下午,在我给鱼卵做彩超时,一个小东西蹦跳着闯入视野。贴近看,哇,应该就是刚降生的黄黝宝宝!再看周围,还不止一条。

水螅捕食刚出膜的小黄黝。

刚出膜的小黄黝身长两三毫米,完全没“鱼样”:头部被两个大眼睛占去,肚子拖着圆鼓鼓的卵黄囊,身后一条细长的尾巴,浑身近乎透明。它们运动能力有限,看上去根本不会游泳:偶尔抽搐式地抖动一下,身体就向前上方窜出一段,然后僵直下落。隔一小会儿,再重复这个动作。

惊喜过后,惊悚接踵而来。我正饶有兴趣地寻找蹦蹦跳跳的黄黝宝宝,随着视线转移,一场场微观世界的杀戮映入眼帘。凶手是水螅。平日里它们舞动纤细的触手舞姿曼妙,看起来安静文弱、人畜无害。此刻,它们凶相毕露,一把将撞上门来的鱼苗揽入怀中、塞进嘴里。视野中虽不致尸横遍野,但也着实惨烈。

若轻松些看待,这场面倒有点像闯关游戏:一群小精灵四散开局,立刻会遇上一台台吞吃机。如果它们在撞到吞吃机前,碰巧抖了下身体,就能幸运地闯过此关,继续前行。若不幸撞上,当即“game over”。不过与游戏不同,一旦被吃,没有机会重来。幸存者里,有些是碰巧抖身脱险,有些则是靠同伴的生命“垫背”过关——正用餐的水螅不会再捕捉猎物。

责任编辑 / 张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