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与地理大发现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3年第08期 作者: 骆昱含 

标签: 三亚市   昌都地区   桂林市   吐鲁番市   历史拾遗   

上路,便会有发现。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令人惊异的是,在古人旅行路上的众多发现中,还有地理、地貌、地域,使原本寂寞无闻的世界,焕发异彩。在此我们撷取几位,仅作代表。

旅行地:新疆交河故城

旅行家:张骞·汉

“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汉书·西域传》中这句对于交河故城的最早记录,来自于张骞出使西域的所见所闻。这次起始于公元前138年的旅行,意在说服大月氏合力夹击匈奴,却最终因为大月氏无意与匈奴为敌,以失败告终。不过,张骞一路的意外收获——对西域各国自然地理、人文地理的发现,却让汉武帝如获至宝。张骞不仅亲自访问了位处新疆的诸多邦国和中亚的大宛(今费尔干纳盆地)、康居(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大夏(今阿富汗巴尔赫附近)等,而且从这些地方又初步了解到西亚以至安息(今伊朗的呼罗珊地区)、印度诸国的位置、特产、人口、城市、兵力等。对这些沙漠中繁盛城邦和绿洲资源的认知与利用,在汉王朝随后的西扩战役中护佑着汉家大军,使他们“知水草处,军得以不乏”并最终取得胜利,将西域纳入版图。摄影/郝沛


旅行地:广西石林

旅行家:范成大·宋

公元1172年,当在朝为官的“宋代四大中兴诗人”之一——范成大得知自己即将被调往广西赴任静江府知府时,顿感绝望。尽管岭南地区,早在秦朝时就已经被纳入中国版图,但一直到宋代,都是人人闻风色变的“蛮荒之地”。岭南最神秘恐怖的威胁莫过于“瘴气”,传言遇之毙命。原本抱着必死决心的范成大一到桂林,却欣喜地发现,这里并不似传闻中的蛮荒之地,反而山清水秀,而且即使自己多次出入丛林,也并未因瘴气致命。后来,在《桂海虞衡志》中,范成大大胆公布了自己的旅行心得:“瘴者,山岚水毒与草莽气,郁勃蒸熏之所为也”,说瘴气不过是湿热之气郁积的产物。范成大在岭南之行中,对于瘴气的意外认识,较早科学地总结出了瘴气的成因,也否定了“瘴气致病”的说法,消除了世人对深入岭南地区的一大顾虑。六个多世纪以后,英国医生巴德,与科学家巴斯德通过现代医学的研究,进一步证明,所谓的“瘴气”并不能传染疾病。以前那些被认为死于瘴气的病人,其实大多是由微生物感染引起的伤寒病致死的。摄影/滕彬

旅行地:海南三亚

旅行家:苏东坡·宋

元代以前,如果说人们认识中的岭南地区是不可想象的极南之地,那么海南则根本已经脱离了“寰宇”的范围。对于未知的恐惧与想象,一度使得人迹罕至的海南成为了“贬谪圣地”。公元1097年,62岁的大文豪苏东坡被贬至海南儋州时,甚至写了一份遗书,交待亲友“首当作棺、次当作墓、死则葬海外”。而实际上,海南岛对苏东坡来说又是一个新的天地。在这片“无冬夏”“多鹿猪”的奇异土地上,他兴致勃勃地观摩海南土著夜半围猎的人文景观;遍尝各种闻所未闻的热带水果,更盛赞海南特产椰子汁为生平没有尝过的“美酒”。苏东坡在海南的种种奇遇见闻,都化作了他的一首首诗文——《和陶戴主簿》 、《记海南风土》 、《椰子冠》……随着这些诗文游记被不断传颂,海南的风土人情逐渐被内陆的百姓所知晓。此后,伴随着大量文人墨客与被贬黜官员的陆续到来,中原文明之风也吹向了这片孤悬海外的国土,继而使它真正融入了华夏文化圈。摄影/游必生

旅行地:青海黄河源

旅行家:都实·元

元代以前,人们对于黄河源头的探寻要么局限于天马行空的神思遥想,要么仅仅是戎马倥偬的解鞍稍驻,或因缺乏实践,或因行色匆匆,历经千年仍难有定论。直到一位叫做都实的女真人,踏上了他的旅程。这次受命于元世祖忽必烈的探源之旅,没有参考前朝任何一种既有的猜测,而是采取了一个最为辛苦也最为稳妥的“笨方法”,即沿着黄河一路向西走,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经过四个月的艰辛跋涉,都实来到了吐蕃朵甘思西部(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继而越过阿剌脑儿(扎陵湖和鄂陵湖)再往西,群流奔涌的大河突然变得平静起来,宽阔的河面渐渐分成几十股涓涓小溪,而小溪的源头则直指前方一片开阔地。这个被当地人称作“火敦脑儿”,也就是星宿海的地方,被都实认定为黄河源头。现代研究表明,黄河的真正源头位于星宿海西南的卡日曲。不过,都实旅行考察的结果已经相当接近真相了,大大推进了时人对黄河源的认知。摄影/董保华

责任编辑 / 杨思  图片编辑 / 吴西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