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的智慧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3年第07期 作者: 李芫 

标签:

赤日炎炎,用什么击退暑热?冰箱,或是空调?早在古时,这些令现代人自得的专利,已有了绿色环保版本。避暑看似简单,却含纳了古人的礼仪秩序、科技智慧以及修身养性等等内容。或许,文化从来无小事。
盛夏炎热的午后,槐荫之下,一位高士坦胸露怀,翘着两只脚,高卧于榻上闭目养神,榻下随意摆放的鞋子,衬托出高士的超然洒脱。位于榻左侧的屏风上的“雪景寒林图”,是这幅绘于宋代的《槐荫消夏图》的避暑暗语,加上条案上古雅的香炉、书卷,古人的消夏清凉中别具一股沉静安逸的味道。

前一阵,网上有一则消息引起围观:某男生抱着一头冬瓜,在夏日里酣然而卧。据说这种组合有特别的好处:可以让体温连降三度,炎炎暑热自然消退。新闻里说,这种行为并非创意,乃是广东部分地区的土方法:“心头热,揽冬瓜,睡觉香又甜。”姑且不论与瓜同眠能有多大用处,我倒想起另一个夏日宝物——竹夫人。

《红楼梦》里有一个谜语,很可能暗喻薛宝钗:“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不过推究谜底,这位竹篾编织、长圆中空、全身有眼的宝物,说的便是竹夫人——一种南方常见的清夏物品。因为中空,适用“穿堂风”的原理,人或抱或枕,总能得到清凉的愉悦。在热浪灼人的夏季,能够在怀抱狎昵时遍体生凉,简直比娘子还亲。这或许就是“夫人”之名的由来。

古代没有汽车尾气,没有温室效应,夏季到底有多热?气象学家竺可桢曾考证过中国近五千年来的气候变迁,认为中国曾经历了“四寒四暖”的变化,大约仰韶文化晚期、先秦至西汉时期、隋唐、宋末元初均是历史上的温暖期,那个时候的夏天比现代还要酷热,所谓“永日不可暮,炎蒸毒我肠”。

今人尚有空调、冰箱、电扇,古人齐齐阙如。当猛热袭来,难道古人只能束手以待?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亲爱的祖先将礼仪的庄重、科技的智慧、环保的理念统统注入暑夏,打造出真正绿色的清凉生活。

责任编辑 / 贾欣  图片编辑 / 吴西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