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中路268)会乐里
青楼的别样风流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0年第05期 作者: 胡根喜 

标签: 黄浦区   历史拾遗   城市建筑   

一条四马路,让莺歌艳影的青楼女子与近代最先进的文化出版业卷裹在一起:会乐里的妓女得到毗邻的报业文人的青睐与追捧,这些美艳的风尘女子的服饰装扮、一颦一笑,在文人的推崇下甚至成为引领上海时尚之风的先导—谁能想象,这就是上海滩,多元又多彩的别样风流……
这名正在抚琴的女子是清末上海的一名妓女。看她清雅的气质、华贵的服饰,以及书香气十足的居室,足显沪上青楼女子的魅力。右上图就是20世纪初青楼汇集地福州路。老上海的妓女弄,“福州路726弄”会乐里,今天已被来福士广场所替代,也有了新的门牌号“西藏中路268”。

2003年,在上海福州路与西藏中路路口,一幢51层的商业大厦“来福士广场”开业运营,大厦下面,推倒的是老上海的“会乐里”——20世纪初繁华一时的“妓女弄”。人们恐怕很难想到,恰恰是这香艳的“红灯区”,与福州路上诸多近代报人、出版家共同构建了别具一格的海派风韵,回首往昔,我们分明从这里捕捉到了老上海那夺目的惊鸿艳影……

沪上的才“妓”

老上海人习惯这样称呼这几条著名的马路:南京路叫大马路,九江路叫二马路,汉口路叫三马路,福州路就是四马路。百年前,这条四马路呈现出相当奇特的风景:一条东西向的马路,东段是报刊、书籍的出版中心,而西段与这些在当时最为先进的文化产业相毗邻的,却是妓女云集、莺歌艳影的风月场所的聚集地,上海最繁华的“红灯区”。巧得很了,这些与报馆做邻居的青楼女子,也很有“才”——这“才气”从何而来?

初看照片,谁能想到,这群面容姣好、气质清纯的姑娘,就是上海滩俗称“女校书”的高级妓女?她们多在教坊学过琴棋书画等艺术专业,故能气韵不俗。看前排左一那位姑娘,“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流露出无限风情。

四马路的许多妓女都是色艺绝佳的“书寓先生”、“女校书”,或者由她们降格而成的“长三倌人”。所谓“书寓先生”、“女校书”,是旧中国最高档妓女的称谓,一般只卖艺不卖身。兴于清乾、嘉年间的老上海青楼业,最初主要集中在老北门沉香阁一带的季家弄、薛弄等粉黛小巷,巷内便多散布着这样的书寓。书寓内陈设别致,笙歌琴音,营造出特有的青楼风情。身价甚高的“书寓先生”、“女校书”,大多出自苏州、常州、南京一带教坊女苑,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无一不能,学养颇高的青楼女子,每遇文人雅士便能即席和诗作画,从容应对。她们承袭了唐、宋勾栏女伎之雅韵,直追唐代名妓薛涛、晚明清初的李香君、柳如是、顾眉、董小宛之风范。其中,甚至不乏出身书香门第者。如晚清时上海棋盘街“双贵堂”的名妓李萍香“家世簪缨,父亦姑苏知名人士,母尤绩学”。她在“女红之余,兼攻词翰”,“工吟咏、擅书画”。因商人潘某所诱,堕入风尘。色艺俱佳的她有“诗妓”之称,很得一班文士赏识。当时以学问大、脾气怪著称的国学大师黄侃竟为其书寓“天韵阁”题写匾额,名噪上海。一时间,“上至轩冕,下至布衣,皆欲一识其面以为荣有”。1903年,李萍香在著名书画家王震、绅士廉泉等人支持下,创办“天韵阁画室”。谁能想到,开中国女子主持画室之先河者,竟是沪上一名妓女。

上海开埠之后,华洋杂处中的上海人生活质量得到了空前的提升。耳濡目染了西洋式的新潮生活方式,老城里的青楼业对租界的繁华投来深情的一瞥。加之晚清时太平军攻打上海及“小刀会”起义,令老城人生活秩序大乱,青楼业每况愈下。于是,沪上青楼纷纷开始向租界进行战略转移。19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城市化的加速、海派“石库门”建筑的问世和推广,以及文化、娱乐中心的转移,上海的青楼渐向新兴的四马路迁移过来。如荟芳里、萃秀里、尚仁里、清和里、同庆里、久安里等巷弄都驻进了青楼别院。

责任编辑 / 康晶  图片编辑 / 汤剑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