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下择婿
“捉”个状元当女婿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6年第06期 作者: 梦桐 

标签: 古代生活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兴于唐,盛于宋的达官贵人“榜下择婿”之风,可算是真正现实了诗句的许诺。十年寒窗,一朝得第,等待读书人的,不只是锦绣前程,还有如花美眷。只是这姻缘是甜蜜或是尴尬,这故事是佳话还是笑话,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有女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一千年来,多少少年学子在书桌前诵读着这样的句子。“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好像书本是百宝箱,要什么有什么。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朗朗上口的劝学诗,竟然出自宋真宗赵恒的手笔!堂堂一个帝王家,用利禄美色劝人向学,荒唐也是真荒唐,但亦让后人读出一点羡慕的意思来。

“黄金屋”和“千钟粟”都不难得,但“颜如玉”要怎样才能从书中来呢?毕竟,俏佳人从书页上走下来的故事,只属于《聊斋·书痴》的主人公郎玉柱,芸芸众生哪里有这机缘。不过,宋真宗也并非凭空给读书人画饼。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读书好真的就意味着娶娇妻呢。

书里的“颜如玉”
图中描绘的是《聊斋·书痴》一篇中的故事,主人公彭城人郎玉柱爱书如痴,一日,他从《汉书》中翻到一张美人的剪纸,反复把赏,不想这剪纸竟活了起来,变作翩翩美人,从书页间走了出来,与郎玉柱一番缱绻。这才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呢。 供图/中国国家博物馆

状元也怕娶公主

皇榜登科状元郎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科举制度延续千年,几乎成为读书人踏上美好前程的唯一路径。而若是殿试放榜时能够夺魁,成为状元,更是无比的风光与荣耀。状元梦让多少读书人前扑后拥,在科举路上一往无前。图为清同治七年的一科皇榜,而此图中的红袍状元形象,则出自清宫廷画师所绘的升平署京剧人物图。 供图/FOTOE

唐宣宗大中五年(851年),著名诗人白居易的堂弟白敏中从宰相职位上调离,他要到邠州(今陕西彬县)去担任节度使。虽然安史之乱以后,地方节度使的权利并不比朝中重臣低多少,但在将要离开都城之际,白敏中还是颇为失落:离开长安就等于离开宣宗,要是仇家有心迫害,自己连当面辩解的机会都没有。让白敏中如此害怕的仇家名叫郑颢。究竟郑颢何许人也?跟白敏中有何仇怨?这还得从白敏中数年前的一次说媒拉纤谈起。

责任编辑 / 周玥  图片编辑 / 朱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