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情诗中定情物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7年第02期 作者: 瑜韵 

标签: 古代生活   

分一只凤钗,赠一枚香囊;递一方手帕,采一粒红豆……心意到处,胜过万语千言。定情之物,情定终生的期许。

古代有十大定情信物:臂钏,戒指,耳环,香囊,手镯,玉佩,同心结,簪钗,裙,中衣。这十大信物缘起于东汉末年才子繁钦的《定情诗》。繁钦自幼就因为文才机辩而名扬乡里,后为曹操青睐,成为一名主簿(掌管文书的官吏)。繁钦擅长诗赋,《定情诗》就是他流传至今的一首长诗。《定情诗》讲述了一对男女间曲折的爱情故事。诗中最动人的句子,是对两人互赠信物的描绘。诗中提到的信物有十种,有的至今仍常见,有的则因为岁月流逝而被人们忽略。让我们重读这首诗,看看将近两千年前的情侣如何以它们来定情: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缠在手臂上的螺旋金环,是古代女子喜爱的美丽首饰——“臂钏”,也叫缠臂金。情郎相赠的臂钏,别有一番深情:金色华美,可以衬出爱人的秀丽姿容;而环环不断,代表了一份绵绵不绝的思念。而且臂钏戴在手臂上,是女子的贴身之物,也只有情郎才能看得见。南宋笔记《梦粱录》中记载,宋代富家订婚的聘礼有“三金”,缠臂金就是其中之一。

金钏情人心
臂钏,也称缠臂金,是古代女子佩戴于手臂上的饰品,也是定情信物。图为黄石市博物馆所藏南宋金臂钏。
摄影/动脉影

“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戒指在东汉时渐渐发展为表达爱情的信物。南朝人刘敬叔的《异苑》中,记载过一个关于戒指的故事:沛郡人秦树在归乡途中邂逅了一位妙龄女子,与她结为露水夫妻。第二天一早,秦树又要踏上归程。临别时,女子赠给秦树一双戒指,殷勤致语:“见指环如见人。”戒指的定情之意跃然而出。

“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早在两汉三国时期,女子就已经有了穿耳佩戴耳坠、耳环的习惯了。清初学者李渔称,女子“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相伴一生的饰物,由相伴一生的爱人相赠,其情尤其动人。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