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痴与吃蟹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7年第10期 作者: 韩韬 

标签:

蟹,是大美之物。秋高气爽时,湖沼溪流的边上,自然有肥蟹吃。昔年在京津一带,时有水患淹没农田,入了秋,倒方便了螃蟹沿河上溯,爬到地里吃高粱,人们趁夜色捉蟹,俯拾皆是,这便是《红楼梦》中说的——“地里出的好螃蟹”。一顿吃上它一团一尖(一雌一雄),得膏馋吻,是人生乐事。

一旦过了这个季节,就只得又挨上半年没蟹的日子,叫“蟹饥荒”。清代才子李渔,会在这半年的“饥荒”里发奋存钱,称它是“救命钱”,为来年蟹季第一时间救自己一命。实在是个蟹痴。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嗜蟹成癖,诗曰:“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以诗换蟹,得意之状可掬。陆游也是嗜蟹人,自称“有口但可读《离骚》,有手但可持蟹螯”,并且特意在诗后加了一句吃蟹指南——“西湖蟹天下第一”。

中国的蟹痴很多,吃蟹的历史也长。周代典籍中早有“成王时,海阳献蟹入贡”的记录,如此算一算,也三千余年了罢。不过,海阳所献出的应该是海蟹,和今日风靡全国的河蟹不同。到了晋代,吃蟹就算是时尚了。《晋书》中写名士毕卓,“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池中,便足过一生矣”。宋代类书《太平御览·永嘉郡记》中说,当地人“喜于洞中取石蟹,就火边跂石炙噉”。食法虽朴拙,但贵在生猛,想来味道不比日式铁板烧蟹差。隋代,隋炀帝最喜糟蟹。这帝王级的享受,现代人若想尝,只消去江苏兴化,试试“堡中糟蟹”便知。

责任编辑 / 刘睿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