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的美妆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9年第02期

标签:

从汉代至民国,历两千余载,古代女性的妆容与时俱进,时换时新。此处展示的是“一个人的千年美妆”,以复原之法“变”给你看。

又见古妆

一些在历史中已经消逝,或仅见于文献的妆容,却仍可在时下秀场上偶遇。这种古今的碰撞,令人感受到“时尚”的轮回,以及中国古老妆容的魅力。

【仙蛾妆】是一种描画连心长眉的妆式,流行于魏晋南北朝间。据唐宇文氏《妆台记》记载,魏武帝酷爱此妆,令宫人以青黛画之。有诗赞曰:“纤腰曳广袖,半额画长蛾。”这类细长眉式,最配窈窕淑女。供图/李芽
【血晕妆】是一种以模仿伤痕为美的妆容,流行于唐朝长庆年间,是一款重口味妆容。据宋代《太平御览》记载,此妆需将眉毛剃光,以丹紫在脸上涂画横线,宛如伤痕,再晕染出血肉模糊的逼真感。供图/李芽
【广眉妆】亦称阔眉、广黛,眉长入鬓,眉形为原眉的数倍,初现于西汉时期,至唐代更加盛行,风靡长安。时人赞曰:“城中好广眉,四方画半额。”人们争相模仿,可见它多么令人瞩目。供图/李芽
【啼妆】以油膏薄施于眼下方,如刚刚啼泣过一般,楚楚可怜。此妆流行于东汉,据《后汉书》记载,汉桓帝时妇女喜作愁眉、啼妆,并评价说,如此奇装异服的行为,可能预示天下之变。供图/李芽
【泪妆】流行于唐宋时期,在两颊涂上素粉,不施胭脂,并以白粉抹额或点染眼角,如啼泣妆,惹人无比怜爱,被称之为“泪妆”。《宋史·五行志》中对此妆有所记载。供图/李芽
【醉妆】即先施白粉,再抹以浓重的胭脂,如酒醉的样子。此妆流行于五代时期。据载前蜀宫中“宫女皆道服,顶金莲花冠”,在面上涂以朱粉,柳眉桃脸,不胜妩媚,却也是一种醉生梦死的享乐。供图/李芽
【赭面妆】推翻了中国传统审美,不再“傅粉施朱”,而以褐粉涂面,并与黑唇相配。白居易写《时世妆》诗描绘它:“腮不施朱面无粉……斜红不晕赭面妆。”这种妆容似与胡风相关,并短暂流行。供图/李芽
【佛妆】以栝蒌粉等黄色粉末涂脸,宛如涂金的佛像一般。此妆是辽代契丹族妇女酷爱的妆容,经久不洗,既具有护肤,又可作为装饰,多施于冬季。有诗赞曰:“有女夭夭称细娘,真珠络髻面涂黄。”供图/李芽
西汉·薄妆淡粉
一改先秦时期的素妆之风,开始盛行各式红妆。图中的妆容式样薄施脂粉,浅画双眉,显得淡雅动人,略带倦慵之美,或为沐后的一种面妆,被称为“慵来妆”。相传由汉成帝之妃赵合德创制,直至唐代,妇女仍喜好模仿此饰。供图/纳兰美育
魏晋·点朱唇,画花钿
魏晋时期战乱频仍,社会动荡,反而带来了精神上的自由与解放,妆饰文化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开创出斜红妆、鹅黄妆、寿阳妆、黄眉墨妆、徐妃半面妆、紫妆等立意稀奇的妆容。图中妆容参考自《女史箴图》,口点朱唇、额描花钿,发鬓飘逸,为后世美妆的先驱。供图/纳兰美育
唐·红妆黛眉
盛世大唐,达到了中国面妆史的一个繁盛顶峰。浓艳的红妆成为面妆的主流,许多贵妇将整个面颊染红,甚至连眼部、耳部也敷以胭脂。唐代还是眉式最为纷繁多样的时代,短眉画罢描长眉,细眉妆卸阔眉出。图中眉式出自唐中期陕西永泰公主墓壁画,眉内端尖锐,外端阔而上翘呈分叉状,称分梢眉。供图/纳兰美育
五代·簪花发髻与桂叶眉
五代承唐,妆容也承袭唐式。陕西榆林窟壁画中的女供养人,被准确断代为五代时期作品,其衣冠妆式依然雍容富丽。发式上运用夸张的花朵装点在鬓边。本图以五代(一说晚唐)的绘画作品《簪花仕女图》为蓝本,再现了当时流行的桂叶眉与簪花习俗。供图/纳兰美育
宋代·玉面飞霞
宋代女子“画风”为之一变,在尊理思想下,浓艳红妆遭到抛弃,出现更多素雅、浅淡的妆饰,薄妆盛行。图中妆容先施浅朱,后以白粉盖之,呈现浅红色的飞霞妆,配以主流的细长蛾眉。淡妆要求注意皮肤的保养,面脂大发展,带给宋人素颜玉面的自信感。供图/纳兰美育
明代·髻与妆粉
明代妆容中最醒目的是头上的髻,是一种新式假发髻,常以金银丝或马鬃、头发、篾丝等材料编成,外覆皂色纱,罩于头顶发髻外,显得乌发如云,为明代已婚妇女的主要首服。明代还出现了许多新型妆粉,如紫茉莉花种提炼的润泽匀净的“珍珠粉”。供图/纳兰美育
清代·樱桃小口
“专制”是清代的关键词,女子进一步被束缚,往往陷于委顺从命、矫饰雕琢的氛围中。妆容也变得以低眉顺眼、楚楚娇人为主。清代妆容突出樱桃小口。清人李渔在他的《闲情偶寄》一书中,曾描述清代女子的点唇法,可用四字概括:“一点即成。”供图/纳兰美育
民国·新唇妆与新眼妆
民国时期,西风东渐,连女子们的化妆品和化妆术也不例外。思想上的自由之风影射到妆容中,再也见不到前朝争妍取怜的样貌,小巧唇妆变得大胆,依原有唇形进行描画,自然又自信。眼妆曾经不被重视,而今眼影与睫毛膏带来了新眼妆,突出了明眸之美。供图/纳兰美育
点绛唇与透额罗
唐代敦煌壁画《乐廷環夫人行香图》中的“点绛唇”与“透额罗”。时人以浓艳、娇小的唇妆为美,头部饰以一种专用于裹发的轻罗,显得高贵神秘。供图/李芽
点绛唇与透额罗
美国电影《星球大战》女主角的东方唇妆与西方帽纱造型。西方本不流行“樱桃小口”,电影中的娇小唇妆是对东方审美的一次致敬。而女主人公头上的帽纱,则属西方传统服饰。供图/李芽
长眼线
唐代敦煌遗画《炽盛光佛并五星图》中的太白金星,是一位妇人的形象,面部画有长长的眼线,长及入鬓,以显示面容的清秀靓丽,以及表情的恬淡柔和。供图/李芽
长眼线
当代时尚妆型中的长眼线,拉长眼线是为了彰显女人味,同时也有从视觉上放大双眼的效果。强调眼妆是西方的传统。供图/李芽
十字发髻
这尊陕西西安草场坡墓出土的北魏陶女乐俑,梳有高高的十字髻。此发型流行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后世罕见。此类造型特异的对称发式,兼具端庄与华丽的双重效果。 供图/李芽
十字发髻
当代时尚造型中的十字髻,是对东方发式的一种模仿。同时通过面部的化妆,显示出奇、险、绝的特异效果。供图/李芽
酒晕妆
在唐代《弈棋仕女图》中,有一位脸上染满红霞的女子,一幅酣醉后的模样,此妆即名为“酒晕妆”,是红妆的一种,也是一种极致的红妆,需要涂上厚重的胭脂,再向四周晕染,最受面部饱满的女性的喜爱。供图/李芽
酒晕妆
当今时尚秀场上,也曾出现这种满面红晕的形象,可能是出于共通的情感认同,才会造出相似的特异妆型,妆不醉人人自醉。供图/李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