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园寝 切莫再问帝王事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9年第04期 作者: 杨晓晨 

标签:

在清西陵北侧偏东,有一处不起眼的园寝,这是清朝唯一的阿哥园寝,墓主人是雍正帝的皇三子弘时。让人不解的是,其他园寝名称都冠以墓主人的封号,唯独弘时园寝只称阿哥园寝。都说人的命天注定,其实不然。比如弘时。

雍正帝共有十位皇子,早夭六个,余下年纪最大的就属弘时。如果说乾隆得到了康熙、雍正的双重宠爱的话,弘时恰好相反,雍正不爱,康熙也不宠。冯尔康在《雍正传》中写道,“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圣祖对允祉子弘晟、允祺子弘昇封为世子,十七岁的弘时本也到了受封年龄,却没有得到祖父的封赐。”

图为阿哥园寝。后院月台上的宝顶就是弘时之墓。从下图可以看出,在弘时墓前左右两侧还有两个墓位,墓冢仅仅是微微隆起的土堆,这二位墓主人分别是弘时之子永珅和雍正的第九子福沛。
摄影/王江山

据中国社科院杨珍研究员考证,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雍正秘密建储时,对着满朝文武说了一番颇令人玩味的话:“今朕诸子尚幼,建储一事,必须详慎,此时安可举行。”当时四位皇子中,弘时十九岁,弘历与弘昼十三岁,福惠三岁。弘时已是名副其实的青年,可雍正却说“诸子尚幼”。这恰恰表明他在最初考虑储君人选时,已经将弘时排除在外。

雍正即位初期,对弘时还是有爱的。父子关系真正转恶,大概是因为这样一件事:雍正元年(1723年)十一月,是康熙帝的周年忌辰,景陵举行了隆重的祭典,雍正没有亲去,而是派四子弘历代为前往。杨珍认为,“这是一个意味深长之举:在位皇帝特遣未来的皇帝向升天的皇帝致祭,奏告王朝百年大计已定,储位已有所属,并祈求先帝在天之灵的佑护。对于雍正帝这一举措最为敏感,且又因之最为沮丧者,莫过于弘时。”一年后,康熙帝“再期忌辰”,弘历再次被派遣祭陵。弘时之前的疑虑被证实了,他对承继大统的幻想已完全破灭——“在怨恨与嫉妒心理的作用下,他进一步倒向雍正帝的反对派允禩一方。”之后,雍正开始清算廉亲王允禩集团,允禩等人被革除一切职务,并开除玉牒。弘时也在不久后被开除出宗室,交给允祹“约束养赡”。至此,弘时的政治生涯算是走到了尽头,年纪轻轻的他一年后便抑郁而终,年仅二十四岁。清初规定,早殇皇子一律祔葬在清东陵附近的黄花山园寝,弘时死后初葬于清东陵,泰陵建成后,弘时又跟随迁葬到清西陵,葬入阿哥园寝。

父子反目,而兄弟尚有情。雍正十三年(1735年)年末,承继大统的乾隆帝下谕,重新将弘时入籍,并在清西陵地界内营建陵寝,且至今保存完好。

责任编辑 / 张舒羽  图片编辑 / 吴西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