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鬼为何而生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21年第05期 作者: 齐谐君 

标签: 读史笔记   历史拾遗   

贤媛与妒妇
善与恶、贤与妒都是极端对立的品格,而在“父系文化的镜子里映照出来的复体,非妖女即天使”。更可笑的是,女人们的言行也常被剪裁。同一人,同一事,既可说是妒,也可以说是贤,譬如南康长公主怒往小妾处,却被其打动而放下屠刀的故事,出现在《妒妇记》中,而在《世说新语》中,同时位列“贤媛”一门,妒也是她,贤也是她,要怎样说,只取决于话语权的掌握者。
绘画/六隐

六朝时期最为著名、后世影响最大的志怪小说,无疑要数《搜神记》了。不过作者干宝其实是一位史学家,在当时便负有“良史”之美誉,曾参与编修国史《晋纪》。一方面,他以史家的严谨将这些怪异事件如实地记录下来,一方面,他又直言不讳地表示,这是为了“发明神道之不诬也”——即要证明鬼神之事乃是确凿无疑存在的。

干宝本人是一位坚定的有神论者,根据史书记载,这与其自身经历有关。他的父亲有一个宠婢,父亲去世之后,嫉妒的母亲将她生生推进了墓穴之中。十余年后,母亲去世,家人们在打开墓穴时发现,那婢女竟然躺在棺椁上,面貌一如生时,将其带回家,几天后竟然复生。

责任编辑 / 黄鑫  图片编辑 / 吴西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