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历史的印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05期 作者: 李迪华 

标签: 上海   无锡市   桐乡市   水文地理   运河   历史地理   

1932年,法国神父卫德骥沿京杭大运河行走,全面考察了运河沿岸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并拍摄了大量珍贵的照片。7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摄影师沿着卫德骥的足迹重走京杭大运河,发现运河及运河沿岸居民的生活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于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的京杭大运河来说,不论70年是短短的一瞬还是漫长的岁月,都不应该影响中国人对除长城之外中华民族身份象征的大运河的认识。即使这样的认识来迟了,对于运河保护来说仍很重要。
图为苏州娄门,原是古城苏州东北方向的水城门。已于1958年拆除。

京杭大运河的名字为大多数中国人所熟悉,她与长城一起,共同构成了中华大地上一个巨大的“人”字,书写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辉煌灿烂的文化。然而,现实中京杭大运河的命运与长城有着很大的差别,她至今尚未真正进入全部中国人的认知视野和想象空间。人们津津乐道于长城,是因为其磅礴气势能够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精神震撼和荣耀感,而运河给人们的印象则是模糊的,她好像缺少了长城那种一生必须到过一次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同是中华民族身份的象征,人们怎么能够这样厚此薄彼呢?这对于熟悉运河的历史价值和遗产价值,一直在呼吁保护京杭大运河这一中华遗产的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运河究竟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苏州河湖交错,桥梁众多。在众多的桥梁之中,最为壮观的就是建于唐代的宝带桥。宝带桥横卧在大运河与澹台湖之间的玳玳河上,用坚硬的金山石修建,桥长316.8米,有53个桥孔,是我国现存古桥中最长的多孔桥。宝带桥由当时的苏州刺史王仲舒主持建造。为筹集建桥经费,王仲舒带头将自己身上的宝带捐出来,桥的外观仿照王仲舒的宝带形状而建,也因此而得名。现在的宝带桥是明代正统年间重建的,后来由于清咸丰年间和抗日战争时期外国侵路者的破坏,宝带桥毁坏相当严重,解放后又进行了修缮。宝带桥既改善了京杭大运河和澹台湖之间的航运条件,也是运河上一道靓丽的风景。摄影/鲍昆

我参加了国家文物局的研究京杭大运河的任务,带着这样的疑惑,和3名学生一起,在2004年7月5日到8月2日,骑着自行车从北京出发,沿京杭大运河进行了全线实地考察,拍摄了4000多张照片。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向朋友介绍,或是自己翻看,任何时候都能够让我心潮起伏,仿佛再度亲历运河。运河归来,我一直处在一种随时可以骑上自行车再度出发的状态。京杭大运河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牵挂,闭上眼睛就能够看见她的身影。每每有机会向人提及,我都忍不住鼓励对方:你们这辈子至少应该有一次骑自行车走京杭大运河的经历。

这就是京杭大运河的魅力,确切地说,是我亲历京杭大运河后感受到的魅力。对于我,大运河就像一部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细细感悟的长篇巨著。

运河从南到北,保留得最多的就是古桥,从通州张家湾桥到杭州拱宸桥,规模不等、形式各异的古桥是运河文化最为丰富的一部分,是解读运河的最佳注脚。桥对于生活在运河沿岸的人,相当于一个个竹节,是连接当地人生活的“节点”,是聚集当地人、浓缩生活场景的场所。跟很多地方的桥一样,运河上的桥也被叫做“谈爱桥”,每到日落时分,很多人在桥上看着夕阳、来往的船只,而年轻人则在桥上柔情蜜语、谈情说爱。很多运河上的古桥,都在桥的里侧凿有座椅,供人休息。这比现代桥梁多了许多亲切感。江浙一带的古桥桥拱很大,杭州拱宸桥和王江泾桥等就是如此。在古代,船只很小,这跟很大的桥拱不成比例。现在,即使是一千吨的铁驳船仍可顺利通过这些明清时期修建的石拱桥,可见修建者的远见。图为杭州拱宸桥。摄影/金汉敏

京杭大运河像一部中国自然地理专著,她纵贯南北,跨越从中亚热带到暖温带的多个生物地理气候带,连接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等5大水系,是在丰富多样的自然景观上建造的人工奇迹。一路上观察土壤、植物、农作物的变化,就像浏览一本图文并茂的中国自然地理书籍。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