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列火车开进西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5年第09期 作者: 李渤生 秀澍 

标签: 西藏   交通地理   铁路   

四年前,苍凉广袤的青藏高原上响起了铁路的开工号令;四年后,路轨已铺至拉萨,只等着汽笛鸣响,车轮轰隆的那一刻。这历史上第一列开进西藏的列车是什么样的?能否抵御世界上最高海拔地带的严寒、暴风、强沙尘、强雷电的袭击?能否保护乘客不受高原缺氧、紫外线辐射伤害安全舒适地进藏?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列行驶在同样环境里的高原列车,青藏线列车将是独一无二的。在这里,我们将展示它的真实面目,让读者先睹为快。
原始、粗犷、雄浑的高寒荒漠,就像一幅油画铺展在青藏高原上。一派的黄褐,看似寸草不生。但就是在那干涸的高原面上,竟有星星绿草点缀,就像是对任凭狂风、恶沙也摧毁不了的高原生命的一种诠释。西藏历史上第一列火车,就要从这里驶过。乌黑的钢轨,向远方延伸,如一道横卧的长城,连接起西藏内外的讯息,也翻开了西藏生命的新一页。

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1980年10月,我们完成了西藏墨脱的植被考察任务返回拉萨。一周后我一个人押运着两大箱标本,搭乘驻藏部队的运输车返回西宁。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乘汽车经青藏公路出藏。当我乘坐着解放牌大卡车飞驰在千里青藏线上时心中无比激动,在墨脱高山峡谷中艰难跋涉与在青藏线乘车飞驰的巨大反差,使我深深感到公路的优越性。

但即便如此,那坑凹不平、泥泞不堪、快将五脏六腑都颠错了位的青藏公路仍给我留下极其可怕的印象。记得当车队抵达一处兵站时,大家居然都肩扛行李,飞奔至兵站那几十人一顺排列的大通铺占位,然后站在空阔的大饭厅中像马一样咀嚼着干菜(青菜、胡萝卜)。发生在西藏这一交通大动脉上的神奇场景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当我经过一个星期的激动旅程到达西宁时,我对这条著名公路的惟一奢望只有三条,即将搓板路刮平一点,叫人少受点罪;将卡脖子的窄桥、狭隘修宽一点少堵点车;将沿途食宿搞好一点,叫旅客吃好一点睡好点。当时我想如果做到这三点,乘汽车穿行青藏公路将会是一趟多么美妙的旅程。至于青藏铁路,我则始终未敢想过,因为文化革命大串联时,我曾亲身参加过成昆铁路隧道的修建,在我看来能修通成昆线已是我国铁路建设史上的最大奇迹了,更何况当时的青藏公路尚未铺上柏油路面,修青藏铁路等同于天方夜谭。

宁静、高远、祥和。雪山高耸,羊群闲适,牧人怡然。念青唐古拉山下,轻弹着悠远的高原牧歌。人、自然和动物,组成了一个和谐、完美的世界。而整个青藏高原,就像是一块净土,令人心驰神往。青藏高原是我国和南亚地区的“江河源”、“生态源”,是世界山地生物物种的重要起源和分化中心,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相当脆弱的地区修建铁路需要怎样的勇气?!

但是,2001年6月29日,随着青藏铁路开工号令的响起,天方夜谭却从此变为现实!而且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我竟有幸亲身参与了青藏铁路的建设工作,亲眼看着这片土地是怎样起变化的。今年5月,当我再一次乘车从青藏线上走过,沿线已不见了往日的红旗招展、机器轰鸣的热闹场面,随着青藏线各标段施工局完成任务的撤离,这块土地似乎又回复了昔日的安宁与冷清。但是视野里再也不会消失的是文明在人类生命禁区刻下的痕迹——那两条乌黑的钢轨,它时而依偎在雪山脚下,时而静卧于荒凉的戈壁,时而高架在浸润的草场上……恍惚中似乎觉得它不是现在才出现的,而是亘古就有。

这条铁路,静卧在世界最高海拔地带,与深蓝的天、雪白的云、洁净的雪山、澄碧的湖泊、安详觅食的羊群相伴,犹如一条神奇的天路。而修建它时所遇到并最终被克服、战胜的三大难题即多年冻土、生态脆弱与高寒缺氧,也使这条铁路的诞生具有天路般的意义。很快这条天路所具有的神奇性即将展现出来。第一列火车开动的日子已屈指可待。这个时间被锁定在了2006年的7月1日。

责任编辑 / 黄秀芳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