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太平洋铁路
它遗忘了华工的奉献和死亡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08期 作者: 秦昭 

标签: 加拿大   交通地理   铁路   历史地理   

126年前,上万名华工背井离乡,投身到横贯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的修建,尽管他们参与修建的路段只是这条全长约5000公里的铁路的十分之一,但是他们却饱尝苦难,有的甚至葬身荒野。在帮助加拿大实现了跨大陆建国的梦想之后,他们被历史雪藏了一个多世纪。
列车在湖畔穿行
太平洋铁路风景最美、距离最长的一段,涉及安大略省西部的苏必利尔湖、萨斯喀彻温省的帕里斯大三角地区和落基山脉。这段铁路沿线森林密布,还有数不清的湖泊和河流。站在高处俯瞰,行进中的列车就像是一条巨蟒,在水清林茂的峡谷之间穿行。摄影/Carson Ganci/C

阴沉沉的大雾锁住了苏必利尔湖北岸,发黑的湖水在冷风的推拥下一浪接一浪地拍击着岸边峥嵘的礁石,发出低沉的吼声。列车在从岸崖边开凿出的一条仅够铁轨穿过的窄道上,沿着崎岖的湖畔飞快地滑过,一路驶向遥远的落基山脉。

这是我熟悉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最著名的路段,跟落基山脉西侧的弗雷泽河谷段一样,被称为整条铁路沿线地理环境最恶劣的区域。然而在126年前,上千名豪饮猛干的移民和华人劳工,愣是战胜了一次次的地表塌方和洪水,让铁路从东向西横跨了整个北美大陆。

华工修筑的弗雷泽河谷段是最难的部分

在落基山西侧弗雷泽河谷的险山恶水中,数千名西线的筑路劳工负责奋力打通太平洋铁路的全程,这是整条铁路修建最艰难的部分,劳工大多是华工。弗雷泽河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长的河流,也是该省南部唯一的一条穿过加西内陆高地的河流,因此成了太平洋沿岸到加拿大内陆的唯一通道。在进入西海岸平原带之前,弗雷泽河在崇山峻岭间削切出了一道长80多公里的峡谷。本来宽阔的河面突然被迫挤进不到百米宽的峡谷,河水变得湍急汹涌。河水中暗礁密布,岸上的悬崖峭壁从水中拔起,悬崖上覆盖着密密的原始森林。

在峡谷两侧的山崖上,到处是深浅不等的崖缝。这其中最让人闻之色变的,是横亘在峡谷中部的“鬼门关”。河谷在这里变成了一道不足40米宽的山缝,两岸的悬崖高达两百米,激流咆哮奔腾而过,地势十分险要。早期的西部探险者通常在山崖上修栈道而行,但是有些地方,只能先在绝壁上凿出石坑,然后攀援而过。

责任编辑 / 王杰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