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古镇
散落在四川盆地的文化珠玉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3期 作者: 李小波 刘乾坤 

标签: 四川   交通地理   文化地理   古村   古镇   历史地理   古道   

司马迁曾说,川陕之间“栈道千里,无所不通”,这些栈道连通着四川与境外,著名的金牛道、阴平道、荔枝道等古道在秦汉时期便通蜀中。在这些古道的重要关口,还设立房屋给过往行人提供食宿,这应该是古镇最早的源头。蜀中古镇众多,因其形成原因不同,形制各异,风貌迥然,或险或幽,或秀或峻,如同散落在四川盆地的文化珠玉,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初春的朝阳给福宝古镇带来一种温暖、恬静的感觉。福宝古镇是建在山脊上的古镇,因为盐运而生。古镇的街道建在山脊上,房屋从山脊两边延伸至悬崖下面。当街的房屋都是两层,后面临崖的多是五层,沿山崖而建。临街的房屋用于经商,傍崖临河的则用于居住,因地制宜,巧妙构建,使整个古镇在突起的山脊上起伏有序,富有韵律,被古建筑学者们称为“中国山地建筑的典范”。摄影/曹铁

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纵论天下大势,在谈到四川时充满激情与遗憾。他认为四川争衡天下,上可以称王,下可以称霸,然而四川又不能坐守,像剑门关天下险、瞿塘峡天下雄这些险要,都是守不住的。“恃险坐守,必至于亡”,眼看着一次次被别人攻进来,四川人为何不沿别人进来的路打出去,争霸中原?

其实,顾祖禹的论断是针对封闭与开放的问题。从地理形态看,四川是相对封闭的盆地,东晋常璩在《华阳国志》中就把四川描述成一座天然的城池,北面以汉中褒斜谷为前门,西南以熊耳、灵关(雅安宝兴、天全一带)为后户,中间以峨眉山为城郭,西部有汶川少数民族地区的牧场,南部以云南、贵州的南中地区作为苑囿,“城池”前面还以岷江、渠江等为池沼,好似天然的护城河。

正是由于这样的地形,从来没有哪一个区域像四川这样渴望着内外的交流,四面古道联系着八方来风,北有金牛道,东北有米仓道,西南有丝绸之路,西有茶马古道,东有联系长江的东大道。但是,在内与外、进与出、开放还是闭守之间,一直是四川历史上的纠结。古蜀文明的兴衰就是很好的说明。


通黔古路,记载逝去的辉煌
这是福宝古镇通往贵州的路,沿山脊而建,十分陡窄。福宝古镇曾经商铺云集,为盐道上往来的商人提供补给和食宿。随着古镇周边新建市镇的不断兴起,古镇的商业逐渐衰落了,只留下老旧的建筑与石板街道,成为寻幽访古的旅游地。摄影/曹铁
老榕树,曾经慰藉商旅的路标
这棵老榕树位于福宝古镇东边的盐道上,已经有数百年的树龄了。这棵榕树曾经是商贩们寻找福宝古镇的路标,也曾经为他们数度遮挡夏日的炎炎烈日。对于行走在盐道上的商贩,远远地看见这棵大榕树,就会产生终于靠近了人烟、很快就会食宿有着落的温暖感,慰藉他们连日疲劳的身心。摄影/喻磊

商代晚期,古蜀王杜宇以成都为中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王朝,教民务农,国力兴盛。但是,由于蜀地洪灾严重,杜宇治水的水平有限,于是,从长江荆楚一代引进了“水利人才鳖灵”,结果,水患治好了,鳖灵却通过王权战争赶走了杜宇。杜宇只好隐居到西部岷山,化为杜鹃,终日哀啼,这就是“杜鹃啼血”的故事。到了战国末期,开明王朝与秦国通好,还互送礼物,秦惠王相送几头会“屎金”的牛,蜀王开辟道路去迎接,结果中计,迎来了大兵压境的铁骑。开明王的安阳王子率领三万余人南迁至今天的越南,称雄百年。这个故事说明,封闭与开放不是现代人说得那么轻松,杜宇一开放王朝就被取代了,开明一友好蜀国就灭亡了,这些四通八达的古道不是简单的历史谈笑,身临其境,怀着历史的同情心去领会,也许才能深解其意。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王彤 刘乾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