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画归来
现代派绘画的岩画风格


文章出自:博物 2004年第05期 作者: 周博 

标签:

法国阿德什山谷雪维洞穴的岩画肯定不能算是少儿的涂鸦!如此肯定的线条和颜色平图的技巧都是二十世纪现代派绘画的重要特点,原始的“艺术家”们就其水平而言,拿到现代也是大师!难怪刚发现这些洞穴壁画时,人们都不相信这是原始人所为。而中间这幅收藏于南非开普敦博物馆的这副现代原始部落的作品表现的是一种宗教仪式。在现代派画家的眼里,这种作品是非常刺激的,因为它代表了另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与西方的传统大异其趣。

画画一定要像!这是19世纪以前,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观点。当时的欧洲人认为绘画首先是一种制作图像的技术。在他们看来,近代唯有像米开朗基罗那样的文艺复兴巨匠才可与伟大的古代艺术家相比。对于古代埃及之前的艺术,他们几乎全然不知。

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种情况开始有所变化:他们惊奇地发现了几万年前自己的祖先创造的艺术作品,有雕刻还有岩画,许多作品是那样的恢宏壮阔,令现代人瞠目结舌。“原始人”并不懂得要追求三维效果和逼真的写实效果,但是造型的线条却是那样的肯定,所用的颜色也是果敢鲜明。

《牛》——毕加索:毕加索是二十世纪风格最为多样的画家之一,他曾经十分勤奋地研究过非洲的原始艺术。从这十一幅笔画由繁到简的“群牛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毕加索寥寥几笔便能让你感受到艺术的魅力,他无疑是一个艺术天才。
《鱼的魔术》——克利:瑞士人克利是一位超然独立、不与人同的伟大画家,他在艺术中追求童真和质朴,形式语言纯粹而高贵。这一件作品表现了奇特的海底世界,犹如梦境一般荒诞、不可理喻,然而我们却可以从中感受到一种生命的孤独与坚韧。伟大的艺术不在于是不是画得像,也不在于能不能很好地讲述一个故事,而在于它所折射的精神境界。
《午夜和晨雨中夜莺的歌唱》——米罗:西班牙人米罗是20世纪杰出的艺术大师。他吸收了儿童艺术、原始艺术和民间艺术的表现特征。如果不熟悉米罗,恐怕你会把这件作品当成是小孩子的涂鸦。但是,画面是经过精心的组织和构思的,绝对不是小孩子能完成的。在这件优秀的作品中,你能感受到午夜并且找到那只正在歌唱的夜莺吗?
16世纪,米开朗基罗绘于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天顶的《创世纪》有39米长,历时12年之久。《创世纪》用绘画的方式图解了上帝创造世界万物,乃是一幅气势恢宏的杰作。我们从地面仰望,《圣经》中的神话人物就像是真人一般荡漾于天际,它们已经在那里静静地待了四百年了,可是我们似乎仍然觉得他们会动起来。这便是西方古典绘画中所着力表现的错觉,也就是在我们的视觉中形成的与现实世界相似的另一个世界。它需要画家掌握大量的技巧。我们从中可以感受到它与岩画截然不同的风格。

艺术家们开始深刻地反思欧洲的艺术传统,并以原始艺术为范本展开了新的艺术革命。那充满了理性和秩序的三维空间被彻底地打破,古典的艺术语言被消解在了充满野性的原始艺术氛围中。涌现出了一批像毕加索、克利、米罗等原始艺术情节突出的杰出艺术家。于是,画面不再像照片那样的真实,但是抽象的线条却那样富有灵性、动感和无尽的想象。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