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
甜蜜使者


文章出自:博物 2015年第01期 作者: 李泽慧 

标签:

从一日三餐到饮料、零食,糖带来的甘甜滋味,让人无法割舍。今天全球四分之三的糖都出自甘蔗,近千年来,这种奇妙的植物改变了人们的餐桌,也在历史上书写了自己的传奇。
19世纪初加勒比地区的制糖厂。甘蔗收获后要尽快榨出甘蔗汁,在大锅中将汁液煮沸并过滤,再冷却成蔗糖结晶。制糖的劳动强度非常大,因此长期由黑奴承担。

珍稀的甜蜜

今天生活富足的我们,常常为体重而烦恼,不得不强忍诱惑少吃糖。人类爱糖的本能,源自糖的美味和高能量,而且糖在自然界是稀缺之物。人们最初主要从蜂蜜、水果或谷物中获取糖分,但蜂蜜产量少,水果难保存,谷物制糖又太浪费,都难以吃个痛快。幸好,大自然还创造了甘蔗。

甘蔗原产印度尼西亚群岛,是典型的热带作物,喜光喜热。它的根状茎中储存着大量含糖汁液,这种糖分在化学上就被称为“蔗糖”。后来甘蔗向北传播,印度人率先从甘蔗汁中提炼出了结晶的糖。公元前4世纪的战国时期,甘蔗传入中国南方,制糖技术大约在唐代推广到全国。托丝绸之路的福,中东地区的人们也尝到了蔗糖的甜蜜。

广大亚洲人民美滋滋地吃糖,欧洲人却还过着难尝甜味的“苦”日子,直到12世纪十字军东征期间,方知甘蔗为何物。但甘蔗并不适应欧洲的气候,因此蔗糖在那里仍是昂贵的奢侈品,要等到大航海时代才会大放异彩。

血染的甜蜜

15世纪中期,葡萄牙人率先在大西洋上的马德拉群岛种植甘蔗。1492年,效力西班牙王室的哥伦布,误打误撞航行到了美洲加勒比海一带。他不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却敏锐地意识到当地环境适合甘蔗生长。第二年哥伦布领来了一支上千人的殖民船队,并带上了甘蔗幼苗。

继西班牙船队之后,英国、法国、荷兰等国也一起瓜分了加勒比地区的各个岛屿,不约而同地大搞制糖业。甘蔗的栽培、收割以及加工制糖,都需要大量的高强度劳动,可当地原住民已在屠杀、疾病之下大批死亡。于是殖民者们把目光盯向了非洲—随后400年间,大约1100万非洲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其中四分之三被投入蔗糖生产。黑奴们在美洲生产的蔗糖等农产品运往欧洲,欧洲的手工业制品又用来在非洲购买黑奴,这就是臭名昭著的“三角贸易”。

加勒比地区长期占据全球蔗糖贸易的中心。各殖民国家拼命提高蔗糖产量,争夺蔗糖贸易权,还不时掠夺他国的种植园和黑奴,简直跟当今世界争抢石油有的一拼。18世纪法国输掉“七年战争”后,宁可把加拿大割给英国,也要保住马提尼克、瓜德鲁普两个产糖的弹丸小岛。西班牙人的古巴、英国人的牙买加和巴巴多斯,也都是对当时经济至关重要的“糖岛”。

田地里的甘蔗植株。菜市场上卖的甘蔗是它们的根状茎,一节节的像竹子。但竹子属于禾本科、竹亚科,甘蔗则属于黍亚科,跟高粱关系更亲。
19世纪初加勒比地区的制糖厂。甘蔗收获后要尽快榨出甘蔗汁,在大锅中将汁液煮沸并过滤,再冷却成蔗糖结晶。制糖的劳动强度非常大,因此长期由黑奴承担。

超量的甜蜜

成船运来的蔗糖,终于让甜味走进了欧洲寻常百姓家,不再是贵族土豪们的专享了。然而蔗糖的产量增长,总赶不上需求的飞升:此时茶、咖啡和可可三大饮料作物风靡欧洲,人们喝饮料要放糖,做点心甚至做菜也要放糖……有糖,就是这么任性!今天我们熟悉的各种西式糕点、糖果,几乎都是从此之后才出现的。就连海上漂泊的水手,也迷恋上了由制糖时剩余糖蜜发酵、蒸馏而成的朗姆酒。

进入19世纪,欧洲开始大量种植一种同样富含蔗糖、又适应本土环境的植物—甜菜,一度冲击了甘蔗的地位,却也使人们越发离不开糖。而随着栽培技术改良、种植范围扩大,甘蔗又继续稳居“糖料之王”的宝座。今天全球甘蔗种植面积达1500多万公顷,年产蔗糖超过1亿吨。加上甜菜等其他糖料作物的贡献,全球平均每人每年要吃掉近22公斤的糖,吃糖过量引发的龋齿、肥胖、高血压、心脏病……在现代社会愈加常见。从甜蜜天使到健康杀手,真是甜到极致,苦从中来啊!

责任编辑 / 董子凡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