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鳽,冬日里的约定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02期 作者: praying 

标签:

神秘大鸟,来去无踪

在我心里,大麻鳽(音同“研”)曾是神一般的存在——神出鬼没的“神”。这种鸟虽然体大如鸡,飞起来晃晃悠悠,显得有点笨拙,但在自然环境中,却并不容易观察。它不但昼伏夜出,还有一流的保护色:浑身土黄,麻麻点点。稍有风吹草动,大麻鳽就立刻“石化”:往水滨芦苇丛中一站,融入环境一动不动,任你眼力再好,也很难分辨。

所以,每次白天偶遇,都是我没瞧见它,它突然从我脚边惊飞。再落下时,脚一沾地便“隐身”,根本不容我仔细端详。有时看别人记录大麻鳽捕鱼过程,甚至炫耀自己和大麻鳽的“合影”,我的心情何止是羡慕,必须加上“嫉妒恨”。

被割草机惊飞

割草机割出“惊喜”

6年前的一个秋日,我探访家门口公园里的一小片湿地。本来秋高气爽,心情大好,但刚走近湿地,就传来令人心烦意乱的割草机轰鸣。水鸟纷纷惊飞,湿地小世界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在惊起的鸟群中,除了黄苇、黑水鸡、东方大苇莺等常见的小家伙,还有个土黄色的大个子。它呼扇着大翅膀,慢悠悠地在空中转圈。哇!是大麻鳽!原来离我家这么近的地方就有这家伙!

落入苇茬地“石化”

想大麻大麻到

这次和大麻鳽的偶遇让我有些意外,但并未突破我与它“突然相遇又匆匆说再见”的惯例,想看清它依然很难。不过在下一次偶遇中,就出现了转机。

责任编辑 / 刘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