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神的千年守望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4年第02期 作者: 于汐 

标签: 遗产风景   文化符号   

图中的门神,拍摄于四川成都宽窄巷里的大户人家,原本冰冷的石头门上,浮刻着两尊身着官服、白面美髯、慈眉善目的天官门神。这是文官门神的一类,完全有别于武将门神威严、狞厉的形象,显得文质彬彬,透着雍容华贵,折射出主人祈求降福的心理。

天官、道家做门神
门神是道教和民间共同信仰的守卫门户的神灵,也是中国民间喜闻乐见的审美图画。除了司空见惯的纸质年画门神,各地还流行一种绘制(或刻制)的门神,它们与大门合而为一,冲击着人的视觉感受。左页图中的门神,拍摄于四川成都宽窄巷里的大户人家,原本冰冷的石头门上,浮刻着两尊身着官服、白面美髯、慈眉善目的天官门神。这是文官门神的一类,完全有别于武将门神威严、狞厉的形象,显得文质彬彬,透着雍容华贵,折射出主人祈求降福的心理。上图是中国四大年画流派之一——绵竹年画门神像,这两尊道家门神,具有浓烈的禳除性巫术的色彩,也是门神最本真的一种形象。
将军门神的秘密
安徽省绩溪县大坑口村的龙川胡氏宗祠,被称为“江南第一祠”,高大的仪门上绘有两尊醒目的彩漆门神。这两位威武中透着灵动的武将,他们是历朝历代门神中最显赫的两位—— 秦叔宝和尉迟恭。胡氏宗祠的门神很传奇,据说胡家迁入此地的最初270余年间都是单传,人丁不旺,家境也平常。经过风水大师指点,才得知是门神贴的不对,改正之后风水灵气自然发挥了出来,这个故事实际上折射出了将军门神“走红”的历史。儒家大行其道,忠孝人物自然随之上位。右页为河北武强年画中的钟馗门神形像,他常常负责把守后门。
河北武强年画中的钟馗门神形像,他常常负责把守后门。

在春节浓郁的年俗里,家家户户似乎都少不了一对威风凛凛的门神。大年三十,扫除辞岁,天将擦黑的时候,熬上一碗香糊,给朴素的大门,贴上色彩热烈奔放的门神,千门万户焕然一新。如今,守着这个习俗的人反而成了少数派。

有人说传统没了,是因为它缺少令人信服的理由,或者令人怀念的趣味。此言却不尽然,中国人的门神其实很有趣。

最活灵活现的门神,出现在清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鹰虎神》故事说,济南府东岳庙“大门左右,神高丈余,俗名‘鹰虎神’,狰狞可畏”。一日,小偷入室作案,窃走道士三百钱,刚逃出城,即有一伟丈夫追到,面色古铜,左臂架着苍鹰,恰如庙门上所见,贼吓得早已瘫倒在地。于是,此门神轻松追回赃款。这里一可以看出门神的法力高强,可以远道追贼,二可以看出门神的形象威武,足够震慑。

洋门神
门神的题材之广泛,右页图中这两位赤足、鹰鼻的荷兰门神最有说服力。他们被绘制在台湾省台南市安南区鹿耳门港镇门宫的大门上,这两尊身着中国武将服饰、手持中国兵器的洋门神一名鹿风,一名耳顺。镇门宫奉祀的是民族英雄郑成功,当地人认为郑成功大败荷兰人,理应由其服侍,于是就有了这样两尊特色守护神(供图/TPG)。
洋门神与女门神
门神的题材之广泛,右页图中这两位赤足、鹰鼻的荷兰门神最有说服力。他们被绘制在台湾省台南市安南区鹿耳门港镇门宫的大门上,这两尊身着中国武将服饰、手持中国兵器的洋门神一名鹿风,一名耳顺。镇门宫奉祀的是民族英雄郑成功,当地人认为郑成功大败荷兰人,理应由其服侍,于是就有了这样两尊特色守护神(供图/TPG)。门神信仰因地制宜的另一个证据,在四川夹江地区。那里流行贴“女门神”,本页两幅即为此类形象之一。她是明朝末期巴渝一带战功卓著的女将军、女军事家——秦良玉。在当地人心目中她还是“福将”和“常胜将军”。
门神信仰因地制宜的另一个证据,在四川夹江地区。那里流行贴“女门神”,本页两幅即为此类形象之一。她是明朝末期巴渝一带战功卓著的女将军、女军事家——秦良玉。在当地人心目中她还是“福将”和“常胜将军”。

当然,门神最大的职责并不是抓贼。歌剧《白毛女》中有个“贴门神”的唱段:“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那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正如歌词所讲,驱邪避鬼才是门神的主业。

责任编辑 / 刘睿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