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麻将的DNA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9年第02期 作者: 马惠娣 

标签: 文化遗产   古代生活   

打开卷帙浩繁的中国史书,关于麻将的历史起源和演进问题的记载往往显得过于零碎甚至语焉不详。那么,麻将究竟始自何时,它都经历了哪些演进的过程呢?现代麻将是在什么时候定型的?它和古代流行的博戏有何关联?让我们看看作者是怎样揭开隐藏在历史迷雾背后的麻将起源之谜吧。
东汉绿釉六博棋俑。供图/河南博物院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中写了一次游戏,记述十分详细:贾母命人请了薛姨妈等人来,待薛姨妈进来后,贾母忙让坐,又笑道:“咱们斗牌罢?”于是,贾母、薛姨妈、王夫人、凤姐等四人,并叫了鸳鸯来坐在贾母下首帮着看牌,开始斗牌。她们 “铺下红毡,洗牌揭幺,五人起牌”。“斗了一回,鸳鸯见贾母的牌已十严,只等一张二饼,便递了暗号与凤姐儿。凤姐儿正该发牌,便故意踌躇了半晌,笑道:‘我这一张牌定在姨妈手里扣着呢。我若不发这一张,再顶不下来的。’薛姨妈道:‘我手里并没有你的牌。’凤姐儿道:‘我回来是要查的。’薛姨妈道:‘你只管查。你且发下来,我瞧瞧是张什么。’凤姐儿便送在薛姨妈跟前。薛姨妈一看是个二饼,便笑道:‘我倒不稀罕他,只怕老太太满了。’凤姐儿听了,忙笑道:‘我发错了。’贾母笑的已掷下牌来,说:‘你敢拿回去!谁叫你错的不成?’”这种游戏的结果是胜者赢钱,负者输钱。由于引入了金钱、财物的因素,游戏就变得十分富有刺激性,它能够激起人们强烈的兴趣,并从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和愉悦。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游戏呢?有人根据玩法推测说:“可能是古代的扑克牌。”其实这是对这种游戏的一种误读。一些文化学者经过仔细研究后认为,这种游戏叫“默和牌”。所谓的“默和牌”是一种纸制的牌,它是现代麻将的前身。这时,也许有人就会问了,纸制的“默和”牌和骨制的现代麻将牌之间怎么能扯上关系呢?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人们恐怕要从麻将的起源和发展脉络方面寻求答案了。

战国时期的六博局戏石雕板,出土于河北省平顶山中山国王陪葬墓。棋盘的纹饰为“规矩纹”,这是一种大量见于汉代“规矩铜镜”上的纹饰,后来随着汉代棋具的陆续出土可知,“规矩纹镜”实际上是六博纹镜。

俗语道: “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由此观之,麻将在中国俨然成为了一种流行最广、影响至深的活动。然而,作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游戏形式,关于麻将的历史起源和演进问题在史书中的记载却过于零碎甚至语焉不详。即使是在今天,有关麻将文化的研究成果一样乏善可陈,致使麻将的历史演进过程依然扑朔迷离。那么,麻将究竟始自何时,又是如何演进的呢?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蔡丰明从琐碎的史料记载中,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和考证之后认为:“现代麻将起源于古代的一种称为‘六博’的游戏,但从‘六博’到‘麻将’的演进是经历了一个十分漫长的历史过程。从根本上来说,现代麻将游戏的最终定型,是在相继吸收了包括六博、叶子戏、马吊牌、默和牌等古老游戏的诸多元素之后逐渐发展起来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透过史书中关于那些古老游戏的形态和规则的描述,来寻找到现代麻将的影子……”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