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说话的艺术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1年第09期 作者: 舒文雯 

标签: 读画笔记   文化遗产   文化符号   

一记重拳就把苏修分子打得连滚带爬,在1966年的“反修”大会上,北大红卫兵用这张简洁有力的宣传画喊出了他们的态度。宣传画作为一种画种,此时其艺术性已让位于政治性了。摄影/翁乃强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程大利说,宣传画属于『大声说话的艺术』。而大声,也可以说是一种政治美学。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间,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指导思想,主宰着宣传画的创作思路。画家们以政治为统帅,自觉掩埋了对意趣的探求,转而在构图、技法和表现处理上向『红光亮』、『高大全』、『三突出』的不二法门靠拢。在这里,宣传画已经跨越了艺术的范畴,成为一种图像化了的政治话语。

“自觉改造思想,争取政治挂帅,不但提高了思想水平,更提高了业务水平。真是政治挂了帅,笔墨就不同。”

这是傅抱石先生在1959年撰写的创作随感中的一段话。

长于山水画创作的傅抱石,很少涉及时事宣传画,即便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美术界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绘制宣传画时,他也依然不为所动。然而,透过这篇创作随感,我们清晰地看到了画家内心的转变。

 

图为宣传画《合作社里装电灯》,作者章育青,1957年由上海画片出版社出版。这幅画描绘了农业合作化后,农民生活日益改善的状况。人人喜笑颜开的画面,让人一见便感到一种愉悦与祥和。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宣传画的特点——处处宣传新中国的幸福美好。

国画家会画宣传画了

1956年之前,傅抱石一直未能得到政治上的认可。而国画,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也被嘲讽为“没落阶级文人士大夫的颓废玩艺儿”,是“吃饱了饭帮助消化的”。那种曾经令士大夫阶层痴迷不已的笔墨情趣,和以萧远淡雅、荒寒孤冷为尚的美学趣味,在致力于破坏旧秩序的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很难被接受。

责任编辑 / 郭婷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