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公车,运载木牛流马的千年传说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8年第03期 作者: 白郎 

标签: 成都市   文化遗产   

1700多年前,蜀汉丞相诸葛亮造木牛流马载运粮草,奔波于“猿猱欲度愁攀援”的蜀道之上,这始终是一段令人饶有兴味并勾人遐思的历史故事;木牛流马是一种技艺神奇的古代机器人,抑或仅仅是一种后世司空见惯的精巧运输工具呢?这更是研究中国古代机械工程史的中外学者们历久不衰的问题。他们多数认为至今仍在四川民间广为使用的鸡公车与木牛流马有着无法割裂的历史渊源。

距成都崇州街子镇4公里的会元村,毗邻风景灵秀的青城后山。几棵水杉被午后淡白的阳光映出一片晴翠,水杉旁一户门洞外挂了许多青艾的农舍,便是赵海山大爷的家,我们进去时,老人家正叼着杆老式铜烟嘴悠闲地抽着叶子烟,看到我们,颇有些意外。赵大爷已78岁了,11岁起便跟着父亲学做鸡公车,13岁能独立制作,此后农闲之余,一直以做鸡公车谋生,迄今长达65年,可以说是做了一辈子的鸡公车。

成都附近温江县的乡下,2000年秋天还能拍到农民手推鸡公车行走在田间地头的丰收景象。如今制作的鸡公车仍有一部分是供劳作使用的。 摄影/陈锦

赵大爷做活的场所就在进大门处,一根长长的褐色木凳是他的“主战场”,一旁摆着些切割好的细料,墙上挂有木锯、木尺、墨线盒、钳子等工具。赵大爷老了,耳朵已不管用,我们用很大的声音凑到跟前说话,他才能听到一点点,他是这一带做鸡公车的大师傅,这点,很让他感到欣慰,觉得没有辱没了家风。

鸡公车是川西农耕时代的标志性运输器具。叶圣陶对川西的鸡公车印象极深,1940年,他供职于四川省教育科学馆,住在陕西街,他去视察成都郊县各中学的国学教育状况,几乎坐了半个月的鸡公车。在那期间,11月27日,叶圣陶从崇州城(当时叫崇宁)动身,在乡间竹影斑驳的土路上迤逦而行,坐了30里的鸡公车,车价3元。60多年后,即2007年6月13日,葱白色的云影下,我们就是循着叶圣陶先生的旧迹,寻到了崇州乡间这处鸡公车世家。

木牛流马,鸡公车的辉煌前身

照四川作家李劼人的说法,鸡公车应叫“叽咕车”才对。行走在崎岖狭窄的山路、垄道,鸡公车独特的声音和它亲切的形貌早已融合在一起。不独在叶圣陶的年代,自汉以来,鸡公车在四川民间就已经广为应用,是这里重要的传统运输工具和代步工具。后来更推广到全国,演化出形制纷呈的“独轮车”大家族,比如江南就叫它“羊角车”。两只扶手,一架孤轮,凡是双脚能通过的地方便可前行,其运输量却比人力负荷、畜力驮载大过数倍。

责任编辑 / 刘睿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